覺得一些時刻特別發現心裡的聲音。而那些時候並沒有大雨下不停,地震搖不止,雷聲轟隆隆,或流星刷過眼前。都沒有。

  天空灰撲撲,紅燈偶爾故障,近在咫尺卻永遠找不到左轉的線道,前方,拎著玉蘭花的身影依舊對著空茫的未來打躬作揖。別過眼睛,一切只是尋常,我對自己說。

  叮鈴,也許有個提示樂音,但往往被我忽略了,只覺得,是了,那時刻到了,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漫掩而至。例如你終於放鬆睡去,吐納間伴著微微的鼾聲,偶爾不自覺的抽慉,讓執意放在我大腿上的手震了一下。例如,闃黑的夜晚,將你不時興起買來的小禮物整隊,想像你斟酌我是否喜歡的猶豫神情;而後笑了起來。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B、C、D、E 是鄰居。
某日,A 、B 為了一個停車位而起了爭執,A 被 B 惹怒,於是失控地執隨手撿起的木棒兇殘地朝 B 身上痛擊無數次,將他打成重傷。

當 B 康復後,在一次和鄰居 C、D、E 群聚打牌時,聊起那次事件。

B:「A 好壞好可怕,明明是我先看到的停車位,他卻硬要搶,居然還將我打成重傷,手段真粗暴。」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和你在一起,有時我覺得安心。
天涯海角都去得,金屋狗窩都睡得,酸甜苦辣都吃得,胡言亂語都說得;

和你在一起,有時我覺得幸福。
臉上沾了飯粒你說好可愛,下樓梯疊聲嚷著北鼻小心,汗水直直落大包小包依舊往身上攬,騎ㄅㄨㄅㄨ仍不時回頭對我笑,走在街上忍不住抱抱偷親我;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最近常睡不好,剛剛也是,才剛瞇了一下就醒了,躺在床上怔怔地,拿起話筒又放下;除了煩你,就不能好好做點什麼嗎?突然覺得有點討厭自己。將自己簡單梳洗一番,把床頭櫃上的【凍結的香氣】放入紅色布包包中,將手機插上充電器,出去走走,迎向暮秋的涼風。

  天空灰矇矇的,然而我沒有帶傘的欲望;不要下雨喔,我討厭酸雨腐蝕頭皮。左彎右繞,我特意挑平常不走的小巷,想像是趟小小的單人旅行。有人揚手,是個頭髮灰白的老婆婆,公車早過站了,卻還是為她緩緩停下。她臉上滿是笑容,這麼小的事都能讓人快樂,人們何必偽裝冷漠?欣欣客運,往景美。我該不該尾隨上車呢?

  如果晃啊晃的到你買水煎包的地方,我肯定會下車買上2顆,排隊也行。可惜你不在身邊,夜市中的豆花也會遜色些吧。腦中雜亂想著,車門早已闔上,依稀還能聽見伊呀的聲音,來自遙遠的芬芳記憶似的。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間走入11月,都已經「立冬」了,本該是能愜意說著天涼好個秋的舒爽氣候,然而,這兩日卻讓人不禁得再度穿起無袖背心與短褲,打開電扇或冷氣,還頻頻感到身體熱氣蒸騰,臉上不時泛出油光。

  『立冬那天我們吃冰│你嘆道︰「這戀戀不捨的夏天,冬都來了,還任性的霸著位子不放,要人們再吃幾口冰吹點涼不要忘記她。貪心任性又叫人無法責怪,這點跟妳可真像!」』(取自網友 Isabella 的噗浪)

  Isabella 的男友說得好,是夏天任性的不想離去,而妳跟她好像,「貪心任性又叫人無法責怪」是我不時被妳弄得又好氣又好笑時要生出的感覺,原來夏天與妳們是三胞胎呵。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定聽說過幸運草,也應該知道所謂的幸運草就是小時候大家都玩過,小心剝去細莖清脆外壁,拿著細如髮絲的白色線體,用葉片互相勾著拉扯鬥力的酢漿草。

  只是,一般酢漿草為三葉類心型的葉片,本來是最普遍、隨處可見的雜草,但偶有奇蹟,卻會生成特別而稀有的四片葉子,遂因這份難得而被稱為幸運草,賦予其會帶來好運的美名。

  然而,即便聽之已久,但你見過嗎?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們因數以千、萬計的深入溝通而發現彼此思想、心靈處處都那麼契合,更不知不覺跌入愛中,進而倍感幸運。然後喜孜孜地繼續不間斷的聽與說,以文字、以言語、以行動。

  接著卻發現,即使有一萬個貼合得不得了的思想,仍然免不了會有另外一萬個意見相異的時候。妳我畢竟是兩個各自獨立的個體,不是一個人。

  然而無論情緒、思想、識見、娛樂、政治、……,我們還是不曾放下「用心的傾聽」與「真誠的言說」。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形小餐桌的兩端,一對年約四、五十的男女,男人一手拿著折疊起來的報紙觀看,一邊時停時動的將桌上飯菜送進口中,女人則默默低頭吃著身前那份餐點。

  類似的情景也發生在一些年輕的小情侶身上,不過大抵會多出一些火藥味。不顧形象大聲爭執的算是少數,多是低聲冷言冷語或噘嘴皺眉惡狠狠地互相瞪視。

  我總覺得奇怪又感嘆。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時會想,這個世界大概沒有什麼可以真正講道理的空間,或者,需要。

  相信你、瞭解你、喜歡你的人,你只需起頭,他們便能瞭解你的思想全意,對之認同;甚至,你什麼都不必說,也會對你的人格、為人處事充滿信任與喜歡。

  不相信你、討厭你的人,無論你說什麼、做什麼,即使多麼有道理、多麼正確無誤,也必充耳不聞或者不以為然,甚至,即便你是善意或關心,也只當作囉譟、說教、批評或攻擊,更多的還可能從中斷章取義,當作借題發威的攻訐施力點,置真正的意涵於不顧;尤其是,無論你的一言一行是對或錯、有沒有道理,只要踩到其弱點(缺點)或與他們所堅信的、所喜愛的人、事、物有所衝突,則必視你為敵寇,不除之難以甘心。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O's Bd
  • 請輸入密碼:

過一次身心的疲勞轟炸後,腦子裡有些東西動搖了。

好的是,對於讀詩、寫詩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算是意外的收穫。

我很喜歡陳育虹的《魅》,然而,這本詩集在形式上其實正是我覺得很不像詩的詩。
有時候,人真的有些過於僵化、拘泥的盲點,對於詩文不分的這個問題,始終是我所在意的。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陳淑麗!」稍稍上揚的音調,妳說。
  「ㄏㄚˊ?什麼?」無意識的轉頭搜尋還弄不清目標是什麼的前方,妳補上一句「那個穿著粉紅色上衣的女人,陳淑麗」。
  望向漸行漸遠的身影,「喔!」這才真正瞭解自己回頭的意義與目標。

  總是這樣,是名人也罷,是美女也好,無論身材曲線多麼火辣,穿著多麼清涼養眼,從我面前經過都像是滿天星斗中的一枚,無法獨自散發耀眼光芒從人群中脫穎而出。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