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二這個傳統習俗回娘家的日子裡,與往年一樣的,前往探視高齡九十(?)的外婆。
印象中她一直是胖胖的福態硬朗,這次見到她躺臥床上,逼入眼簾的,卻是骨瘦嶙峋不言不行毫無神采的頹疲姿態。

輕輕坐在床畔,扯著嗓子對她說話,不能確定她聽到聽懂幾句,卻見她眼角緩緩滑出淚珠。小心為她拭去,斑斑點點鬆弛皮肉包覆著的手掌,緊緊一陣一陣使勁捏握我的,縷刻著歲月斑駁,卻依舊溫熱。一向暖暖的掌,難得感覺到高於我的溫度,竟是如此灼熱,彷彿要經由雙手燙傷心魂。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