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張廢除死刑的言論中,總會聽到類似這樣的聲音。
  盧映潔:「......只有生活在這個社會的人,才會了解這個政府做事的方法;只有在這裹讀法律的人,才會知道法律不但阻止不了犯罪,也阻止不了台灣人的暴戾習氣。」(←連結)

  不要以為她指的是法律阻止不了窮兇惡極的殺人犯殺人,觀其諸多言論,她的意思是--你我將近八、九成贊成死刑的台灣人都充滿「暴戾習氣」,只有她等倡言廢死之人,才滿心慈悲祥和。

  「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不懂愛、不懂寬恕......」、「他們的心靈只有仇恨、暴戾,生活狀態可以想見有多麼糟......」、......,諸如此類的言論不斷從廢死者的口中、筆下流出。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