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回新竹參加小姪子的幼稚園畢業典禮,
        不同於小學、中學、高中、大學的離情依依,
        只見一對對父母眉開眼笑的慶祝著家中寶貝即將邁入另一個成長的階段;
        結束,只是另一個開始...
        ( 嗯...這句話雖然沒錯,但好像不必用在這裡齁..Orz )

        只是...有別於父母、小朋友們的興高采烈,
        我心中的感覺卻是說不出的沉重難以言喻。

        科學園區內的豪華大禮堂,一幕幕四~七歲小朋友的舞蹈、才藝表演;
        秀英文的、展現心算的、...應有盡有...
        小朋友的表現越是出色優秀,父母的表情越是驕傲開心,
        我的心...就越是往下沉重了起來...

        他( 她 )們平均只有五、六歲吧?

        當我同他( 她 )們一般大小時,我在做什麼?
        雖然遙遠的年代已經不復記憶,
        但能肯定的是,我不練舞、不學心算、不唸英文、...
        不過就是在幼稚園裡適應與人相處的團體生活,吃吃點心塗塗鴉罷了。

        幼稚園畢業典禮的精采表演,它的意義在哪裡?
        是要告訴家長們,能把你家小朋友訓練成馬戲團裡的小猴子?
        這些表演訓練是對小朋友有意義,對家長有意義,還是對幼稚園招生有意義?!

        看著小朋友在台上,
        現場比試著我用計算機都沒他們快的幾級幾級心算考驗;
        秀著國語正音都還講不清楚就得先習練的英語...

        我不禁遙想著未來...
        將來面對我的孩子,我能秉持現在的理念,
        給她一個無憂無壓力適合童年的自然成長,
        還是,無法免俗的,為了怕她輸在起跑點上,
        而同樣不斷地將自己、將社會的期許與壓力,
        填充進她小小的心靈與身子?

        我警惕著要自己,別成為只看得見孩子成績成就,
        卻看不見寶貝心靈需求的父親;

        我希望,這想法將不會改變...
        否則,此刻我的憂心沉重,也就毫無意義了。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