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好朋友是一般人口中鄙視的所謂劈腿族,但是我一點都無法討厭排斥他。

他原來的女友,在我們朋友間是出了名的「負分女子」,脾氣暴躁自我為大,不只一次的在朋友聚會的場合裡,為著一點點的小事,輕易發飆,不僅讓他難堪,也讓我們這些朋友難堪;在這段感情裡,不但朋友屢屢勸其分手,他自己也因多次受不了兩人相處的種種,而提出分手的要求;然而,這位女子不但黏功驚人,甚至要死要活的威脅,分手一事,總是難以如願...Orz

後來工作上他結識了另一位女子,雖不若原女友的婀娜多姿,但體貼關懷友善純良之態,與其女友相較,直可用天使對魔鬼來比擬;也許因與女友情感不睦,也許日久生情,也或許因為她的善良體貼融化了他不幸的感情世界...,於是,他們在一起了。

他無意劈腿,卻無法擺脫原女友的糾纏,新女友是知道這樣的情事,卻也無法可想,只好委屈陷落在二女一男的鬧劇中。

另有一位長輩,生兒育女嫁為人婦多年,卻是在外另有情人。同樣的,我看見的她,只是一位溫恭賢慧的好母親、好長輩,亦無法對她厭惡咒罵。

她的丈夫,並不是如何十惡不赦的壞男人,不煙不酒不嫖不賭,很單純的,只因她們是長輩的媒妁措合,婚後日子一天天過下去,卻是無法在相處上產生默契與感情,相敬如「冰」的夫妻家庭生活,讓她心靈近乎空虛,情感即將枯萎...。

十多年下來,孩子大了,懂事了,她覺得為人妻為人母的責任,已經確實做好,該是可以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想要的感情了;卻不料,丈夫堅持不肯鬆手離婚,所以儘管孩子可以諒解,夫妻卻始終無法順利離婚,連分居都不成。唯一爭取到的,僅有獲得外出工作的權利。

而不知該說是幸還是不幸,因為外出工作,卻遇上了她感情上唯一有過的波動,談了第一次的戀愛。

這位朋友,這位長輩,都是我認識許久,做人非常好的,然而,一個劈腿、一個外遇...;我該說什麼?
別說批判他們了,連有人不削他們的作為,我都會跳出來為他們說話。

只是,其實我也會思考,儘管我確信他們真的都是很好的人,但畢竟他人感情的事,我們接收到的訊息,往往只會是我們親近的人口述的片面,而非事實的真相全貌;不是說朋友們可能會欺騙隱瞞事實,但畢竟他們也只是從自己主觀的立場來述說罷了。

說實在的,感情應該如何才叫對錯?
一夫一妻的道德觀念,不過是人類短短數百年前才有的產物規範;是否合乎人性、合乎自然、合於無窮盡的未來演化,我想,都未到能蓋棺論定的時候。

貞節牌坊偉大?劈腿外遇骯髒?
感情的事,還是別輕易批判斷言吧!

另外,不斷言批判,不代表我贊同胡搞亂為的劈腿外遇,更不代表我會那樣做。
純粹認為,黑與白的中間,還有灰的存在。
警惕自己,若無法透徹看清,就多點寬容敦厚,少點口舌造業。
 
 

創作者介紹

【一隻會思考的魚】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