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即使立冬已過,氣溫至今卻仍天天高的讓人頂上直冒汗,一丁點秋天已走到盡頭的味兒都沒有。而ㄧ陣子沒理頭毛,他們便理所當然的恣意生長,遮了眼睛遮蔽記憶。

渾渾噩噩的ㄧ年轉眼就來到尾巴,不安於室的心又活絡了起來。想著可以開始計畫休個假,出國走走放鬆ㄧ下,來個北海道泡湯玩雪嚐鮮蟹之旅。於是從記憶中的位置欲拿出旅行社的禮券看看使用方法。然而,這一翻找可急壞了我!萬元禮券不知何時竟悄悄地不告而別!家裡、公司,有印象可能存放的地方都找了個翻天覆地,她卻硬生生長了翅膀上了雲端,始終不見蹤跡。

找了兩天,悲觀的樂觀著,有種應該找不著了卻又相信會意外發現的微妙感覺。

下了班行在霓虹取代炙陽的夜色裡,依舊悶熱;不停撥弄著覆額的髮,微微沁出汗溼。好吧!當下一個主意,走進髮廊。

「剪短,不蓋眼睛不覆耳。」多少年來剪髮唯一要求,其餘全憑設計師巧手自由發揮。

也許是便宜行事;也許是條件給的太少。任其發揮的結果,無論貴的、便宜的,男的、女的,或削或剪手法雖然各異其趣,但結果頂上頭毛卻反而數年來幾近如出一轍,樣貌未曾改變。

這次,心想也是如此,剪完卻是稍稍有些意外。不分線了,也微微短了些。就髮型上來說,是較年輕了點的式樣,但是...,少了些遮蔽物後,原來偷偷躲起來的小肉肉可就無處藏身了。髮型乍看之下也許年輕了十歲,而中年發福的圓圓肉餅臉卻是顯得老了。>"<

罷了~難得有新鮮的改變也好,醜或老ㄧ點反正也不是什麼大事。藉此提醒自己要注意運動維持體能與身型,倒也是個強迫自己的釜底抽薪之計。

回家後隨手桌上翻翻,揀出一封牛皮紙袋探探,禮券竟以不同於記憶中的型態乖乖躺在其中。

人們總是只記著想記的,相信願意相信的。記憶,原來是如此的不可靠。

腦海中深深印著的,是一般西式信封,裝放著紙鈔大小如同普通禮券的模樣。而實際上取出時,卻是牛皮紙袋,ㄧ式三聯約莫A4大小的禮券。

我的記憶,不知何時與其它物事重疊混淆,進而,欺騙了我。

雖然,驚喜著懷抱失而復得的愉悅;但是,肉肉的臉龐與混淆的記憶...終究說明的是...老態畢露了我..Orz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