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一位老師在上課時,一群學生連甩都不甩他,聚在一堆玩撲克牌,那位老師也很白目,開口制止學生不要玩認真上課,當然學生不會理會他,繼續玩撲克牌,於是這位白目的老師走下講台抽起一張牌走回講台,一回頭,一位比他高壯的學生也走向前抓起他的衣領,劈頭就是甩老師兩巴掌,老師當場傻掉。

事後校方聯絡兩天才找到這位學生的家長出面處理,學生勒令轉學處置。校長還當全校老師的面誇讚這位老師沒還手,真是好老師,事情也較好處理,等於送走了一顆不定時炸彈。

原來老師處罰學生會被告上法庭,可是學生打老師可以完全沒事,而且被學生打不出手的才是好老師,學生依舊可以在另一個學校悠遊自在。』

這是一則在網路上流傳的故事,是真是假,我們無從考據;但是小孩子的管教難度越來越高,卻是不爭的事實。

現今社會環境裡,我們經常都能看見、聽見學生家長出面指控老師體罰與不當管教的情事。老師只要膽敢對小寶貝們說話大聲些、處罰稍重些,馬上就會受到家長的怒罵宣揚,陷入群起撻伐的境地。

罵不得打不得的教育環境,老師也僅是平凡人,於是如今教育再也不是神聖的志業,不過糊口飯吃,明則保身要緊,何必去管別人的小孩成不成器、品行好壞?

記得從小到大不曾犯過什麼嚴重的錯,泛黃的相本中,還留有幼稚園時披著「好寶寶」紅帶子的神氣模樣。但即便如此,在長大成人之前,挨過的揍卻也不曾少了。

不懂事時,在屋內廳中吵鬧跳上跳下,被外公拿著衣架子猛抽,於是學會在室內不吵鬧惹人嫌;還未學會用餐規矩前,大口扒飯嚼菜,順便吃了叔叔一巴掌,於是懂了閉上嘴細嚼慢嚥才不粗鄙失禮;小學放課後,貪玩在外留連晚了回家,讓奶奶舉著不求人追打,於是知道該乖乖回家不使人擔心;國中在隔壁巷子的老師家補習,每回想起他那寬厚的板子、細長的藤條以及手心上熱辣辣的疼,夜裡就不由得熬著多唸上兩頁書;...諸如此類不算嚴重的錯,在那個年代裡,卻也足夠讓我一次次挨了打。

雖然我認為自己從小算乖,用說用教的,不必打也能學懂事,但是否真如此?時間已過再也不得而知。可我卻知道,當初的責打並未在我身心留下讓人遺憾的傷痕,卻是的的確確快速有效的令我記住教訓,學了乖。

有人說,小孩是父母的命,為人父母後就會知道小孩被別人打的滋味有多難過不捨。但是...孩子如果都不能打罵,管教的人動則得咎,那到底要怎麼教育下一代?

老師不能打罵,也根本不敢再打罵了;甚至於索性就只傳授知識課業,不再多事費心去導正孩子們的偏差思想或行為;而身為家長的,或過於溺愛孩子,或無時間精力管教,也或許根本不懂得如何管教;那麼,這些孩子是否就任他不斷繼續的錯下去,直至自己出了事吃了虧,或者,讓他人吃了虧,才由社會付出成本來設法導正或懲罰?

愛的教育如果真的完全有用,就不會看見今日的社會一代比一代更兇更壞更狠了。

在一昧訴求人權應被尊重的同時,卻少了對社會環境做評估;當學生的人權被尊重,卻未告之,他也應尊重他人的人權時,學生得到的就只有放任與無知了。

年輕的孩子們,被陸續冠以「草莓族」的稱號,不經操、不耐苦、不能承受壓力,卻又倨傲不群不服從不尊重。這樣的孩子,難道不是過度呵護寵愛驕縱下的產物?

孩子是父母的心頭肉,當然不希望他們受到不當的責罰;但是過度的保護溺愛,反而可能讓小小的心志在偏差時無力扭正,在迷途時難以導回吧!

不過...
應該適當的管教,話雖說的好聽,但當小姪子握著小小拳頭爬在我頭上猛力捶得我眼角含淚時,我卻也未曾忍心好好教訓他一下啊...Orz

可能會是一個溺愛孩子的"拔",朋友們跟我都已經看出這徵兆,所以寫這篇應算是要提醒自己吧。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