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二這個傳統習俗回娘家的日子裡,與往年一樣的,前往探視高齡九十(?)的外婆。
印象中她一直是胖胖的福態硬朗,這次見到她躺臥床上,逼入眼簾的,卻是骨瘦嶙峋不言不行毫無神采的頹疲姿態。

輕輕坐在床畔,扯著嗓子對她說話,不能確定她聽到聽懂幾句,卻見她眼角緩緩滑出淚珠。小心為她拭去,斑斑點點鬆弛皮肉包覆著的手掌,緊緊一陣一陣使勁捏握我的,縷刻著歲月斑駁,卻依舊溫熱。一向暖暖的掌,難得感覺到高於我的溫度,竟是如此灼熱,彷彿要經由雙手燙傷心魂。

照顧她的舅舅說,近一個月餘,她漸漸不太願意進食了。擱在床邊的稀飯,無言說著被冷落的惆悵。
小心攙扶她起身,開了瓶雞精,插上吸管,放入她口中。也許是鮮少能回來看她的孫子伺候著,便聽話願意乖乖吸滿一嘴,卻是久久無法下嚥。

過完年,要送她進醫院了。再這麼少於進食,身子的營養只得藉由醫療人工合成的供給來補足。舅舅無奈的說。

離開外婆住處,媽媽留下陪伴,哥哥嫂嫂則帶著小孩依俗返回娘家。
接近晚餐時分,慣常熱鬧非凡人車爭道的清華大學附近夜市裡,平日燒烤油炸香味粗暴侵擾嗅覺的一攤攤小販,今日都僅留空蕩蕩的攤車。

捧著餓狠狠的腸胃,如意算盤中的特大雞排、香蔥烤肉串,以及掩飾寂寞身影的擁擠人群,在我不知道的時間裡私下做了約定,讓人踱步在比冷清更冷清,應該熱鬧的街道裡,一個人。
嗯,原來找不到食物,會是降心酸孤寂喔~

握著外婆熱熱的掌,心中想起冰冰的手;
熟悉的熱鬧街景意外地冷清空寂,形單影隻的遊魂飄蕩,胸口堆疊的是思念,是緊緊擁抱的渴望。

痛,能讓人清楚意識到自己的愛有多麼深厚熾熱。寂寞也是。
有多痛,有多寂寞,跟相思的濃稠成正比共存,一同秤掂著對那佔據心頭的身影所綁縛的,愛的重量。

「兩個人的寂寞,比一個人的寂寞,更寂寞。」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