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孩子,都曾有過那樣的渴望吧?然後程度對象不同,應該也都或多或少的滿足過。
金魚、白文鳥、天竺鼠、貓咪、小狗,照料牠們,陪伴自己,是小小年紀裡享受另一種生命的溫軟厚實,學習責任、付出、被依賴,以及第一次接觸死亡的寶貴經驗。

在蒙懂無知的年歲裡,頭戴橘色鴨舌帽,雙肩背著硬殼小書包,在晨間清爽無慮的輕鬆氛圍裡跳著上學校,是年幼的幸福。

那天,如常一樣在沒有重量的腳步中,遇見牠們。
每天必經的街角電線桿邊,熟悉的景物出現了微小變化。一個顯眼的卡其色大紙箱,安靜又不安靜的躺著。孩子的好奇心總是旺盛,自然而然要走近一觀,然後就看見三隻眼睛都未睜開的小傢伙嗚嗚咽咽地在紙箱裡蠕動。

「哇!好可愛!」
天真的眼中只看見小生命的美好,當下不經思考便衝動的整箱抱起興奮地跑跳回家。
在母親驚訝不知怎麼辦才好的神情中,叮囑好好照顧牠們等我回家後,就飛也似的再次出門趕著上學去了。

中午一下課,迫不及待地衝跑返家看小狗。
黑的、褐白相間斑紋的,飯還顧不得吃,已經一隻一隻抱起檢視,想著該怎麼命名。
洗去髒污後的幼犬,澎鬆柔軟帶著乳香肥皂香的軟毛,湊著臉在牠們身上磨蹭嗅聞,那味道那感覺,真是舒服好聞讓人喜歡的不得了。而咿咿嗚嗚不成汪汪犬吠的微細聲調,搖搖擺擺行走不穩的可愛姿態,看著除了一聲聲卡哇依讚不停外,誰還能抵擋牠們蠱惑人心的魅力?

然而幼犬畢竟太小,生命的脆弱,我和哥哥於此首次經歷。
莫名原因,湊上小嘴的奶瓶漸漸不再被吸食,幾天內越趨衰弱的身子終於逐漸冰冷,無能為力的我們只能驚惶難過的送走牠們。

數日來抱在手上餵食牛奶,夜晚笨拙的安設檯燈為牠們取暖,好笑著聽牠們不像狗反倒像小雞啾啾的啼叫聲....,短暫的歡笑逗弄,越是開心快樂的相處,別離便愈發困難心傷。

走了看來最強健活潑毛茸茸胖嘟嘟像小聖伯納的一隻,後來家中便決定將其它兩隻送走,也許是為牠們好,也許是為我們好吧。

即便當年稚幼心靈能刻下的記憶不深,長大懂事有自主能力後的歲月裡,卻是未曾再次自發飼養犬貓了。

然而忙碌嘈雜的都會裡,夜幕低垂亮起繁星般數大的點點燈火,城市的熱鬧卻覆蓋著人心的寂寞脆弱。

忠心可愛依賴主人的寵物,漸漸取代人與人之間的情感依存,無論是親友或戀人,感情傾注於牠們身上彷彿來得更安全可靠。

偶爾戀人間的無厘頭對話裡,也會笑鬧著說「如何如何的是小狗」,然後愛撒嬌的聰明情人或許總是很快便汪汪叫兩聲,示弱討好。

那一天,妳取笑我是妳的寵物,主人與寵物逗弄間,笑鬧得好開心。

我想起「小王子」。想起小人兒和狐狸,以及他的玫瑰。

也許情人間的結緣,用狐狸的「馴服」來比擬是更貼切的。

無論是妳馴服我,或是我馴服妳,我們都找到了賦予沙漠美麗的那口井,飲下滋潤心靈的沁涼芳甜,擁有了五億顆叮叮噹噹微笑如響鈴的星星。:)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