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魅力的日劇天王木村拓哉於2008年主演了一部罕見題材的全新日劇「CHANGE」。
他在其中飾演一個本來任職於鄉下小學的純樸老師,卻在因緣際會之下,被有心人推上政治舞台,成了日本有史以來最年輕的內閣總理。

由於本來不諳政事,故也沒有任何政治包袱。儘管只是由受人操弄的魁儡地位開始,但因其對是非正義的堅持打動人心,遂漸漸能推動真心要為百姓謀福利的行政作為,無關政黨間的權力鬥爭或利益交換。

劇情中有一段情節,描寫木村在友人就醫過程中發現日本醫療制度的缺失與改善的迫切需要,遂努力奔走於相關制度法案的催生。然而,此一醫療法案並非其所屬執政黨所提,而是反對黨主張的法案。想當然爾,自是大受黨內高層的阻擾。於是他不顧與自身所屬政黨的利益相左,不畏黨內壓力,轉而尋求對手政黨的支持。

敵對黨的黨魁質問他何以如此作為,他的慷慨陳詞正是我一直以來的理念,讓我為之大大感嘆:政治上的正確作為、真理只在非政治圈的戲劇中才能得見了?

為什麼政治就一定要分黨派分立場?
政治不該就只是治理眾人之事嗎?不能就只去做正確的、該做的事?
曾幾何時是非正義、公理對錯、人民國家的利益福祉都被檯面上的政客拋諸腦後,剩下的只有政黨之間的權力鬥爭與利益交換勾結?

若沒有權力利益的交換,敵對政黨的政見不論如何高明正確一昧反對到底;
反之,自己黨內的主張,怎樣荒誕錯誤,都要死命力挺全力支持。
政治,只剩下為支持而支持,為反對而反對,只餘藍與綠,沒有黑與白,與公理正義是非對錯全然無關了。

從扁家傳出貪污涉入洗錢弊案至今,已經過了多久?
確切的時間已經模糊不復記憶,只知道至少約有半年以上的日子,無論藍綠媒體,鎮日播報談論的話題中,都有這烏煙瘴氣的相關事項。

而在擾動整個社會國家為其一家引發大大小小無數爭議,耗費數不清的成本付出後,終於,關鍵人物的陳X中、黃X靚首度俯首認罪。

不知道這小夫妻兩人的認罪,始終相挺到底的深綠色民眾作何感想?

原以為關鍵當事人都已經認罪了,對扁家十二萬分死忠的群眾也該會清醒了吧?
但令我驚訝的是,完全不然。情況與這漫長日子以來毫無異狀,這群人當真是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民進黨為了鞏固政治權力,凝聚黨內向心力,拉攏深綠擁護者的支持,不得不死硬著挺扁,這道理我能瞭解;但那些自發性堅持挺扁的群眾呢?何以如此死忠,如此頑冥不化,不分青紅皂白?

我想,這或許是傳統道德教化的錯。

中華文化歷經數千年,在無數可歌可泣的歷史故事中,始終首推忠君(黨)愛國。

岳飛為忠君,領受十二道金牌慷慨受死,讓江山終於落入金人手底;
清初所謂的餘明忠臣志士,甚至如當代大儒顧炎武之輩,不見前明歷任君主昏庸無道,仍不斷作亂抗爭,力圖反清復明,反百姓豐衣足食安居樂業的清,復民不聊生怨聲載道的明。

忠啊!八德之首,愚蠢之最!
真是一種不知變通、沒有是非、不符時事變遷、愚蠢至極的德行。

古代智識未開,人民判斷思考的能力不足,無以明辨是非,盲從愚忠也就罷了,但今時今日呢?
書唸得越來越多,知識、資訊的取得越來越容易,卻依舊不肯思考,不論是非,只分顏色立場,如何不叫人氣憤惋惜?

眼看阿扁八年執政以來種種荒誕無恥的倒行逆施不斷,數十億骯髒款項輕易入袋,而且不止自家,親近的兄弟姊妹兒孫子媳親家部屬,幾乎個個有關連,人人參一咖。可謂一人得道,雞犬升天,儼然成為一整個貪婪齷齪的A錢家族。可是,挺扁群眾卻竟毫不醒悟!

儘管調查越見深入,在一連串的人證、事證陸續爆出,吳X茂、馬X成、葉X茂、余X憲、陳X慧等扁家關係匪淺者相繼遭起訴或認罪,扁家的帳戶與資金流向也逐一浮出明朗,但力挺阿扁無罪的聲音還是不曾消褪。

這可奇了!

在扁左右的所有人,無論是血緣子媳還是親厚部屬,盡皆認罪伏法,唯獨整個事件的最高指導人最大獲利者是清白無罪甚至不知情的?這樣荒謬的想法,居然是號稱萬物之靈能思考能判斷的人類所願意相信的!

在陳公子已經認罪的今日,依然能聽見愚忠群眾高聲喊著「致中加油!」、「阿扁加油!」,我不禁想,你們要這對貪婪無恥的父子加什麼油?
再加把勁,多A一些國家社會人民辛苦賺取的血汗錢嗎?

另有一種聲音說,黃X靚是可憐的,嫁入扁家,公婆夫家之命,不能不聽,只好一起同流合污。
其他相關人等,也是如此。最高長官的命令,身在官場,不得不從。
一切罪愆,始作俑者還是在於那一個人的貪念而致。

的確,這麼說也不是沒有道理。
很多時候,人都會面對各種非己本意的壓力,迫於無奈而犯錯。

看見她流淚低頭認罪時,我也這麼想過。
但是,後來再見她接受訪談說出「這是政治的原罪....」,是「政治迫害....」,心中不禁怒火燃起,再不願相信她、原諒她。

自己要貪污洗錢叫做「政治原罪」?
錢是你在花妳在用,入的是你們的帳戶,夫妻兩人從未做過一份工作,卻是錦衣玉食豪宅名車全身名牌極盡享受,這是「政治迫害」?

對照其一開始堅持與事無關的驕傲從容態度,再加上最近「政治迫害」的言論,略加思索,便只能將其認罪當作是毫無真心認錯悔意的一種手段。是為了減刑或其它任何目的之謀略,毫不值得同情原諒。

扁家的貪污洗錢案發展至今,其趁權仗勢大膽A錢的手法、毫無悔意的囂張態度,還有,敢做不敢當,將一切罪責盡可能推向一個耗弱多病的吳X珍身上這種無情無義又無恥的作為,在在讓我憤怒反感至極。雖然,親綠民眾質疑在收押起訴阿扁的過程中,恐有不當之處。但檢方固然有錯,難道一些程序上的缺失就可以抵銷這一家子貪贓枉法的罪大惡極?

坦白說,如果這是一個允許行俠仗義除暴安良的時代,如果我有一本「死亡筆記本」,在我的筆記裡肯定會寫上「陳X扁」!

眼看今日國內政治情勢,能當選能掌權的政客,多披掛著深藍或深綠的色彩。
我想,也就是因為這樣的態勢,才讓政客們更加只重意識型態之爭、只分藍綠立場、只顧黨團權力利益,而不管是非黑白、不理民眾福祉。

如果百姓依舊不懂得自我思考,不懂得質疑、監督所親政黨、政治人物,對他們凡事盡信,支持相挺到底,一昧死忠愚忠的結果,可以預見的是,台灣必定越來越糟,只會成為一個族群撕裂,非藍即綠,沒有是非黑白公理正義,人心狹隘不容異己的島國。

人民的政治素養若始終不能提升,不懂忠於公理正義,只知忠於藍綠立場,
那麼這種受藍綠政黨操弄的愚民也沒什麼資格談民主政治了。
你非但不是作主的人民,還成了政黨用來爭權奪利操縱的工具,成了拴上藍色或綠色項圈的奴傭,助紂為虐。

古語有云「盡信書,不如無書」;
我說:「盡愚忠,不如不忠」。

 

創作者介紹

【一隻會思考的魚】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大型貓科動物
  • 哈哈哈....真的很好笑!
  • 好笑嗎?哪裡好笑?
    我一向不排斥旁人來踢館,甚至歡迎相左的意見來場爭論。

    但是,不認同我的思想,就請以理性的態度來談論;覺得我哪裡說錯,就用正確的道理一一辯駁、推翻。

    若能讓我得見真理,心服口服,我無限欣喜歡迎。

    真理越辯越明,我是這麼想的。

    然而,若說不出個道理,只一昧用情緒性的字眼或攻擊或訕笑,則不止毫無意義,更是無禮、傷感情。

    有思想,有正確的觀念,妳可以盡情侃侃而談;否則,若只是為反對而反對,堅持自己的立場卻又說不出什麼所以然,就請保持風度與禮貌,靜默可矣。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2/04 21:10 回覆

  • 大型貓科動物
  • 別生氣,我只是突然想到,若像你說的手上有本死亡筆記本,那可能該寫上名字的人會寫到你手殘了吧!
  • 本來直覺想說:「嗯!」,但稍想一下,倒也不至於啦!

    基本上,我是個包容力忍耐度很大,挺有理性的人。

    儘管檯面上的政客無論藍綠幾乎盡皆讓我不滿、嘆息,但,並非小奸小惡、無能愚蠢或與我思想不一就會想判他死刑啊。

    我才沒有那麼蠻橫殘暴哩!

    唯一直覺就想寫上的那個名字,只因一直以來接二連三的惡形惡狀,重大至極,每每一句話一點動作都讓我驚詫到下巴快掉下來,不敢相信有人能這麼厚顏無恥。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2/04 22:50 回覆

  • 大型貓科動物
  • 那我只能說,你的包容力還真大的很詭異啊~政界充斥著這麼多大奸大惡的人,居然讓你只看到那一個,我只能說「媒體,你真的太神奇了!」
  • 哦~
    那不如妳告訴我,還有誰比他更可惡吧!
    看看該不該多除幾個禍害。
    不過可別光說名字,生死簿上罪狀要講清楚,罪行夠大才值得殺柳。

    其實經妳一提,我還想到一個名字,是姓宋的。當初輸不起,鼓動姓連的一起鬧出一波滔天巨浪,弄得族群對立、仇視四起,社會付出無法彌補的慘痛代價,至今思之,猶讓我憤恨難消。

    不過,此人已經銷聲匿跡,也就不想再談了。

    另外,別什麼事都一再搬出媒體來說。
    不要私自將別人視為不會思考只任媒體操弄的蠢人,妳不是我,不會知道我的收視習慣,不會知道我思考判斷的依據。

    若需要,我隨隨便便就能搬出一堆挺綠罵藍的新聞或評論。這是什麼意思妳知道嗎?對於我想知道的事,我一定兩造見解都去深入瞭解,不會只看一面之詞、只聽一種聲音。

    附帶一提,這篇不要死忠力挺於藍或綠的思想,就不曾在媒體上看過。因為,媒體不是純粹罵藍,就是全力批綠,要找到一個中立客觀的,還真是不容易。

    如果真是任媒體牽著鼻子走,就只會養成深綠或深藍的腦子,失去自我思想了。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2/05 01:35 回覆

  • 大型貓科動物
  • 當你看不見有誰比他還可惡的人的時候,你說我還能說什麼?
  • 妳說這種話實在一點意義也沒有。
    每天在發生的事何其多,我可能沒看見,可能忘記了,也可能真的不覺得誰比他壞,我只有一對眼睛,一個腦袋,我看不見想不到的,正是要請妳告訴我。

    要是只會說類似「一定有人比他壞」這種推論之詞,則完全沒有讓人信服的依據。

    很簡單的,就事論事,一分證據說一分話。

    妳看見、覺得誰比他更壞,那就明明白白說清楚。人、時、事,誰何時做了什麼壞事,說出來才有讓人思量、認同或反對的依據。

    我是認真想要知道究竟有誰比他壞而我竟不曉得,並非隨便說說,更不是堅決認定絕對沒人比他壞。

    要討論事情明辨是非黑白,就要具體而有根據,只用一些情緒性、感覺性的話語,是無法有效溝通思想使人瞭解或信服的。

    對我來說,像是姓宋的那種造成社會族群撕裂的行為,就是跟阿扁的無恥足以相較的可惡。

    那麼妳呢?說得出其他的人事嗎?
    也許藉此可以自我思考一下,阿扁的惡行惡狀還有誰能相比。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2/05 03:36 回覆

  • 大型貓科動物
  • 別生氣(再次提醒你)!
    我不是要來跟你吵架的。你看不到是因為媒體不讓你看到,你不承認你被媒體蒙蔽了無所謂,現在反倒說你能看到的有限,到底是怎樣呢?

    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請問目前判刑了嗎?過去即使有找到證據的人,現在不也是無罪釋放?過去信誓旦旦說綠卡會“自動失效“的,現在出現了不會的證據了,你們要相信嗎?

    現在社會上充斥著一個現象,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或許我也是其中一個,但起碼我不是被媒體牽著鼻子走的。過去日子過得尚可,大家還是怨聲載道,還發動癱瘓全台北市的倒扁遊行,比起綠營發動的示威抗議,還要暴力、恐怖好幾倍;那現在呢?日子苦到還要拿我們的納稅錢所印、所發的難民券,不用銀行或郵局機關發放,故意要指定某天請一些沒有受過訓練的人發放,過程中誤發多少,政府究竟印了多少份,沒人能仔細交代,只要一哭就沒事。大家傻傻的拿得很高興,不知其中誰又從中獲利了多少吞為私產、黨產。我並不是在為誰辯解、脫罪,我只是不解為什麼有些人說謊、貪污、無能就可以被原諒?難道這沒有雙重標準?誰究竟最罪大惡極?
  • 我看不到,不是媒體不讓我看見,更不是被媒體蒙蔽了,這麼說吧,如果天下事我都能盡收眼底,不如改行去當半仙了。

    相反的,媒體始終用著最大的力量要讓人看見。

    綠色媒體總是極盡所能的攻擊藍營人物;而藍色媒體爆料綠營醜事自也不遺餘力。

    真正受媒體操控的人,是那些只信一種顏色的媒體,對另一種顏色媒體的聲音全當放屁的人。這種人才是被媒體、被政黨牽著鼻子走。

    藍色的醜惡在過去五六十年來多不勝數,然而綠色呢?在這八年來可謂急起直追,毫不遜色。當真半斤八兩,各擅勝場。

    過去打著反貪、反黑,獨立建國理念起家的清新民進黨,贏得我一次又一次的選票,然而現在呢?

    令我慚愧悔恨,憤怒自己愚蠢被騙走了兩次總統選票,所託非人。

    執政八年,妳看見了嗎?整個政府高層執政核心,陳X扁、余X憲、邱X仁、謝X廷、馬X成、...無一不涉入貪污舞弊的弊案中。這種荒謬的狀況,當真是前無古人,即便威權時代的國民黨也沒囂張到這種程度。

    如果妳那麼厲害,眼界如此寬廣,政界的各種醜惡妳都一一看清毫無遺漏,那麼,我想妳也就不可能如今天這般對綠營死忠了。

    我認為只要看得夠多夠清楚,就再也無法信任喜歡任何一個政黨。

    至於那些罪行,是的,尚未判刑確定,但是,妳拿出理智捫著良心說,一連串查出來的人證、事證、物證,還有當事人的陳X中、黃X靚、吳X茂等都已為了減刑而伏首認罪,難道妳真的還堅信阿扁是清白無罪的?妳的智慧允許妳這麼相信他?

    若說現在的民進黨還有什麼當初讓我支持的精神留下,大概僅僅剩下台獨了。其它的,清廉沒有,反黑沒有,反威權沒有,與爛了五十年的國民黨完全一個模樣。

    我從沒說過當今政府的無能可以被原諒,否則也不會有之前那篇「也許無能比貪腐危害更大」的文章。

    只是,看事情真的該兩面都看,過去八年的政府,也不見得多高明了。荒誕的行政措施、建設、弊案,也是多不可數。

    坦白說,如今的政治人物說的話,任何人都一樣,我一定先打對折,再慢慢觀察。

    可是,檯面上令人不滿、失望的人即便多如過江之鯽,卻也不至於惡行重大到該死。

    我說了,除了我個人的眼界當然有限之外,還有原因是,我確實不認為有誰比他更可惡。

    因綠卡而失去誠信的李X安;
    愛胡亂爆料,有真有假的邱X;
    拿公帑當旅遊基金的鄺X真;
    諸如此類的醜事不勝枚舉,都令人厭惡,但是別忘了,我們原來談論的是「該死」那麼嚴重的惡行。

    如果妳認為真有誰比他更可惡,那不妨具體陳述。如果覺得是馬X九,就說出他讓妳認為罪大惡極到該死的罪狀。

    只是一直反覆用泛指的方式來批評,誰知道「死亡筆記本」裡該填入什麼名字?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2/05 15:57 回覆

  • 大型貓科動物
  • 死亡筆記本原本就是你自己說的,我只是附和你的說法罷了!要不要寫、要怎麼寫是你的事,更何況根本沒這玩意兒!

    用泛指的方式批評又怎樣?整串葡萄都爛光光了,懶得一個一個指名道姓了。

    我終於明白你為何一談到綠營的人就如此義憤填膺了,覺得被背叛也是個正當的理由,你有你的理念、你的想法、立場,我也沒有資格管你。從頭到尾我也沒有要跟你吵,也不是我說要把誰寫進死亡筆記本的,請你不要自己一直生起氣來,還指責別人情緒化,氣到想要誰死的不是最情緒化的嗎?

    剛開始我也只想用好玩的方式附和你(死亡筆記本)的說法,沒想到一談起政治你就又抓狂了,以後凡遇到你談這類的話題,我都不再留言了,免得流於無謂的口水戰。
  • 先說清楚,據理力爭、長篇大論不等於生氣,更不等於情緒化。相反的,正因為情緒穩定、冷靜,思路才能清晰,文字才會滔滔不絕。

    想要誰死,那只是對某個人的極度不滿而已。是因他的惡行而憤怒,也只在當初寫下文章的時候有此比喻。完全不是在跟妳的討論中有了情緒化,氣到想殺人。否則,要是真的有生氣,惹起的人是妳,想殺的就是妳而非旁人了。

    至於再三說到死亡筆記本,請妳明指誰更罪大惡極,一來是妳提及並且說還有更多不下於扁的「大奸大惡」之徒;二來,也就是不想讓討論流於空泛無意義。

    所以,才一再強調,既然要談,就該言之有物,具體而清楚。

    如果只是用情緒化或攻擊性的字眼來批評,卻又沒有明確的對象或事件,這種無從施力辯證或瞭解的言詞,的確徒然浪費精神氣力來對談了。

    談政治我不會失控或抓狂生氣,但是,要是以理性的態度做思想、意見的交流。若只是固守立場,為反對而反對,說不出所以然,只有嘲諷、訕笑、怒罵等情緒性、攻擊性字眼,那我才會生氣。

    不過,要談的話就要有心理準備,我一談起來一定是據理力爭,欲罷不能。

    所以,不談也許是聰明的選擇。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2/05 17: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