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螢幕右下角的數字以自己堅定的步調變化著,逐頁翻閱查詢時間的排序動作,被急於離去的 2006 緊緊追趕,彷彿回到孩童時代,在寒暑假結束前方才振筆疾書做功課般的窘迫,沒有迎新去舊的熱絡歡騰,只感光陰匆匆,只懊悔貪懶怠惰,終於得在眾人歡慶的時間點上,與寂寞相伴著奮戰。

  一個人跨年,卻又不只一個人。妳在 msn 的彼端,傳來一則則短語,祝福的溫柔的頑皮的或討厭的。無論是即時的短語或是正整理著的長篇文字,都提醒著我,身處在「兩個人」的世界裡,並不孤單。然而,沒有眼前映在視網膜的容顏,沒有耳畔輕柔甜美的軟語倩笑,沒有真實相擁的溫暖觸感,沒有交纏探索的嬌嫩唇舌,此刻文字的相伴,只感覺更寂寞,更鼓漲著一波波浪潮般湧起的深深思念。即便,才在晚間結束愉快的約會,與妳輕吻別離。

  因著天真孩子氣的浪漫想望,於是疊聲央著盧著鬧著要見面,即使這麼的夜深,即使這麼不便的處境。在 2007 的初始,共度於黑夜白晝的交界;在珍貴的第一道曙光中;在想像裡天光亮起,呈現粉藍紫紅的美麗景致下,一起相伴相擁迎接嶄新的時空,這樣別具意義的情事,始終固執地掛在手上、嘴上、心上,強烈渴求。

  妳說不能啊!除了那個我們都明白的艱險處境外;穿著輕便睡衣無法外出、車子沒油了礙難行駛,或者疲了倦了,都是再正當不過的理由。可我想見妳的念頭是如此痴狂,胸中欠缺了擁抱是這般飢渴。笑說妳的居家睡衣我想親見,執意夜深涼寒有我的溫暖懷抱,迅速找出基隆台北處處可至的 24 小時加油站,請妳忍一忍撐一會,見面之後就能甜蜜擁著溫暖睡去。

  親愛的妳,終究是依了我的任性請託。妳愛我,就如我愛妳一般深濃痴狂,遂不忍見我寂寞孤單,不忍見我因想念而飽受折磨。當然,我也相信,想我念我渴望見我的心,妳也不會少了。尤其,這個時刻是如此特別。儘管掙扎擔憂害怕緊張,與心博震動引擎聲響一路相隨,但是就要相會的甜蜜喜悅,也會在妳胸臆緩緩升起吧?

  「好吧,雖然真的很瘋狂!我出門了。」「那我也出門了。」約定了時間,興匆匆地簡單梳洗後,在凌晨三點夜幕低垂下出門。走出戶外,卻為滿街猶未睡去的人車感到驚詫。是啊!剛剛結束跨年之夜,熱情澎湃的心哪會允許城市輕易冷清下來!燈火未熄,人聲依然,我在歡鬧的餘韻陪伴中,往有妳的方向急馳,在那個我們熟悉的、生長著四葉酢漿草的幸運地點,等候。等候妳臉上無奈著,好氣又好笑的一抹微揚弧線。

  一個迴轉,加進燃油,車子有了奔走的氣力。駛上高架橋,妳對眼前的車陣慌了急了。夜如此深,歡慶才散的人們帶著喜悅興奮與疲累陸續踏上歸途。而我們,正要出發。我說,去海邊吧。廣闊的海岸總能最早見著那道珍貴的曙光。車行間,妳歡喜著招呼我看仍不時沖天而起的絢爛花火;我笑說右方可以見著高聳的 101,沒跟著萬千群眾倒數跨年,親見三千萬三分鐘瞬間璀璨燃燒的我們,可以在心中自行影像合成煙花與建築,也就有如同步目睹了。妳笑得開懷。

  因為壓力因為緊張擔憂,妳胃痛的毛病又犯了。我知道是我不好,除了心疼,卻是無能為力。將溫暖的手掌輕輕放在妳腹間,但願能舒減些辛苦難受,期盼衷心的愛憐,心的這份力量,化去身體不適,還妳一身自在。

  穿過亮晃晃的隧道,眼前是漆黑無邊的深幽,那條我們曾歡喜迎去的蔚藍海岸,如今伸手不見五指,除了零星螢光燈火,只餘靜寂。小心辨別前路灣岸邊的觀海停車坪,我們滑進同樣等待晨光乍現的車身中,熄火融進一片無聲黑暗。

  輕輕搖下些許車窗,四周透著海的氣息,無論空氣或潮聲。窗外陸續而至的人聲燈光,隨著暗夜緩步襲來而逐漸消褪。兩人共處的狹小車廂,在夜的輕攏下,氣氛也緩緩轉變,笑鬧的言語輕了少了,取而代之的是靜靜地溫柔相視依偎;然後,深情的擁抱與唇舌情不自禁地激情交纏。不由自主溢出的嚶嚶喘息呻吟,則是心中愛極的情感,也是身體真實自然的渴望。

  該說夜更深了?還是白晝將至?緊緊相擁的身軀緩緩平息沈靜,頭頸相互依靠,愛情在交握的雙掌中安然躺臥。連日疲累的身軀終於如願在妳身畔睏去,即使短暫,卻如此沈穩舒適安心甜蜜。有沒有一如孩子般的純真睡容?答案只有妳能訴說。彷如深沈卻實為淺短的小憩,不多時便在天光亮起前醒轉。有點驚慌地看看天色,看看妳,而後如同多年枕邊人般自然甜蜜地吻上妳的唇,代替一聲溫柔的早安。在纏綿深長不斷吻著的永恆裡,天光也在不知不覺間透出灰矇微白。

  共度新年的第一個晨曦,這些所謂的特別時刻,也許只是世俗的行為儀式,但卻實實在在見證著戀人們衷心相許的真摯情感。

  我們,終於一起迎接這一年初初到來的曙光乍現時分。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