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歡新詩?

(新詩)經常像是個矯情造作的浮華女子。
裝模作樣,刻意、斧鑿的痕跡極深。
往往在講些什麼東西沒人知道,流於朦朧、恍惚、神秘幽晦、字句彆扭、難於理解;
或者,一個極簡單的意思卻故意用上一連串語意不清、艱深難明的詞彙拼湊。
(未免旁人一時不查,誤以為此段是針對任何人的人身攻擊,特此說明,全段都是將「新詩」擬人化,針對新詩說的。)

例:

《萬人空巷》 無記可詩

原節錄以做舉例說明的詩作,當初選擇不公佈出處(無附上連結網址,但有清楚標明作者),原意是怕給作者造成困擾,因為用來說明的不算是好的方向,所以不願來此的訪客去叨擾作者。也為此,無顏向作者告知。然未盡告知作者之義務,無論原因為何,均為本人之過錯,故不論作者此時是否認為可供刊載,敝人思之還是決定立即刪除。
在此向原節錄詩作之作者致上最大的歉意!

p.s.有個重點我想應該釐清。「沒公佈出處」只是個人口誤,事實上,作者的名字從來就一清二楚。而什麼是出處?名字就是出處。並不是因為今日網路發達,於是任何來源都得打上「網址」作了連結,才叫做有標明出處。在任何媒體上,書籍報刊、影視新聞,甚至是網頁,標明出處來源為作者名稱而非一長串網址的,實屬正常,不是錯誤。

不敢狂妄自大亂解,更沒資格評論它好或不好。
雖然我驚豔於它的創意,覺得非常有趣,但仍是讀得有些吃力。
當然,這也許跟我的程度不夠有關,可能你一眼便十分清楚它的意涵,讀來覺得深刻優美、興味盎然;不過即便如此,很可能也只是因為這首算是寫得很好的。(個人感受)
更多自以為在寫詩的寫手(不願稱之為詩人),他所謂的「詩」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類似將「創意」與「譬喻」用到極致的,再例:

《擁抱》 夏宇

風是黑暗
門縫是睡
冷淡和懂是雨

突然是看見
混淆叫做房間

漏像海岸線
身體是流沙詩是冰塊
貓輕微但水鳥是時間

裙的海灘
虛線的火焰
寓言消滅括弧深陷

斑點的感官感官
你是霧
我是酒館


一樣,不想妄解,也無資格說它好是不好,但,我的憂心依舊。
如果在學習創作新詩的過程中,以此為範本,卻又沒有當代傑出詩人之能可以充分掌握,會不會以為新詩只需重「創意」、「譬喻」,會不會寫的永遠都是往奇詭難明的方向去?

然後,再論「詩文不分」的這個問題。

有時新詩又像是小女孩偽裝成大女人。
濃妝豔抹或珠寶配件綴滿華服,骨子裡卻仍是尚未成熟的軀體心靈。
一段文字,捨去標點符號,或者,經過斷句、換行、空格、排列,就突然搖身一變,號稱起「新詩」。
即便是當代大儒所做的新詩,看來也經常如此。

例:

《別後》 朱自清

我和你分手以後,
的確有了長進了!
大杯的喝酒,
整匣的抽煙
這都是從前沒有的。
喝了酒昏昏的睡,
煙的香真好----
我的手指快黃了,
有味,有味。
因為在這些時候,
忘了你,
也忘了我自已!
成日坐在有刺的椅上,
老想起來走;
空空的房子,
冷的開水,
冷的被窩----
峭厲的春寒呀,
我懷中的人呢?你們總是我的,
我卻將你們冷冷的丟在那地方,
沒有依靠的地方!我是你唯一的依靠,
但我又是靠不住的;
我懸懸的
便是這箇。
我是箇千不行萬不行的人,
但我女總還是你的人!----
唉!我又要抽煙了

試著將它簡單地重新組合,便成為如下一段散文。

我和你分手以後,的確有了長進了!大杯的喝酒,整匣的抽煙,這都是從前沒有的。
喝了酒昏昏的睡,煙的香真好----我的手指快黃了,有味,有味。
因為在這些時候,忘了你,也忘了我自已!
成日坐在有刺的椅上,老想起來走;空空的房子,冷的開水,冷的被窩----峭厲的春寒呀,我懷中的人呢?
你們總是我的,我卻將你們冷冷的丟在那地方,沒有依靠的地方!
我是你唯一的依靠,但我又是靠不住的;我懸懸的,便是這箇。
我是箇千不行萬不行的人,但我女總還是你的人!----唉!我又要抽煙了

什麼是新詩?詩意在哪?難道就只是玩玩文字的拆解編排?

再例:

《成熟》 席慕容

童年的夢幻褪色了
不再是 衹願做一隻
長了翅膀的小精靈

有月亮的晚上
倚在窗前的
是漸呈修長的雙手
將火熱的頰貼在石欄上
在古長春籐的蔭裏
有螢火在游

不再寫流水帳似的日記了
換成了密密的
糢糊的字跡
在一頁頁深藍淺藍的淚痕裏
有著誰都不知道的語句

加上標點、移除斷行,重組後即成:

  童年的夢幻褪色了,不再是衹願做一隻長了翅膀的小精靈。有月亮的晚上,倚在窗前的是漸呈修長的雙手。將火熱的頰貼在石欄上,在古長春籐的蔭裏有螢火在游。不再寫流水帳似的日記了,換成了密密的糢糊的字跡,在一頁頁深藍淺藍的淚痕裏,有著誰都不知道的語句。

無論其詩寫得好不好,美不美,但為什麼一篇短文省略標點、做了斷行後,就叫做詩了?


同樣以詩為名,我還是喜歡古詩。
她就像是含蓄優雅溫婉可人極具深度的嫻淑女子。
有內涵卻不高傲,矜持有禮卻不彆扭冷僻,令人看了便覺得如沐春風,十分舒服。

例:

《楓橋夜泊》 唐。張繼

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楓漁火對愁眠。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翻譯〉月亮向西落下去,楓林中的烏鴉不停地啼叫著,滿天瀰漫著秋霜的寒氣,面對著江邊連綿的楓樹和江上漁船明滅的燈火,觸景傷情的悲愁使人無法入眠。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刻,遠處姑蘇城外寒山寺的鐘聲,一聲聲清清楚楚的傳到船上,更增添旅人的寂寞愁思.....

簡簡單單四句二十八個字,就道出了七、八樣景、物、人、事,儼然描摹出一幅動人圖畫,寫情寫景,詩意盎然。無論詩人其時是鄉愁、離愁、仕途之愁,都令讀者不禁隨之淒淒,為其詩意深深所感。

我想,這才配稱得上一個「詩」字。

也許文學隨著時代的前進,理應有所演變,於是現代新詩運動提倡新詩創作可以更寬廣自在、無拘無束,打破一切成規。然而,就當我太過於食古不化,有著不近人情的挑剔龜毛,我委實無法認同詩的創作可以毫無章法、任意而為。

詩之所以為詩,不稱散文,不稱小說,合該有它獨特的美感。
即使是自由度極大的新詩,至少,詩意、詩形、詩韻,總要適當掌握。

無論多麼獨特新穎富含創意的影射譬喻,總還是要能清楚傳達詩的意象旨趣;是悲是喜是愁是怒,想說的是什麼,這才是重點。

否則,只管用些冷僻艱深莫測的詭奇詞彙,一昧走險走奇,忽略傳達意念,只是本末倒置難登大雅之堂的拙劣文字罷了。

而即使是白話新詩,用字遣詞也要斟酌詞彙的優雅與美感,不流於粗俗鄙陋,不流於冗長累贅,內斂而精粹,這才稱得上具有詩形。

詩的文字之美,便在於她獨有的精粹,短短數字,便能蘊含無窮景、物、人、事,說盡千古風流、萬世豪情。豈是隨意將白話口語刪標點、加空格、胡亂排列堆砌,就可以認為具備了詩形!

最後,聲韻之美更是唯詩獨具的一項特點。

就算詩意不彰,詩形平凡,但,光掌握字詞間的抑揚頓挫平仄聲韻,就能讓詩吟誦起來彷如一條優美的聲音曲線,讓情緒隨之竄高低伏,沈溺其中,感受綿綿韻味。如果一首詩讀來聲調平淡,毫無韻味,就像日常說話一般,那還有什麼美感?如何稱詩?

每個人都有過年少輕狂、為賦新詞強說愁的時期,在那懵懂無知的歲月裡,或自娛或愛現,總會寫些「小詩」附庸風雅,自比文藝青年。如今思之,對於以為能擺弄幾個文字,就是在寫詩的過往,不禁汗顏羞愧得無地自容。儘管從開始撰寫網誌以來,陸陸續續能聽見讚賞文筆的聲音,但是,如果偶爾寫些不似長篇文章的精斂文句,我只會當它是玩弄文字的某種東西,絕對不敢妄稱是詩。

現代新詩寫得好的,富創意又詩意盎然韻味絕佳的,相信也不少。
與其說我不喜歡新詩,認為新詩是個東西,其實更精確點說,應該是我不喜歡看見每個人都自以為是的號稱會寫詩,然後,丟出一堆毫無美感、不具詩意詩形詩韻,或東拼西湊或裝模作樣的擺佈文字的東西。那不但不是詩,甚至破壞了散文的流暢,催折了口語的易讀,活像口吃又兼不識字,將好好一段話說得零零落落、詞不達意。

詩啊,是一個崇高而優美的特殊名詞。
下筆之前請三思,但願不要在你我筆下變成令人傻眼的東西才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會思考的魚 的頭像
會思考的魚

【一隻會思考的魚】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