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午騎車經過一個十字路口後,在前方不遠處又發現像小賊般鬼祟,躲在陰暗轉角的波麗士大人。本來不以為意,但因停在他身後一段距離處買東西,便看見接二連三有倒楣的機車騎士被攔下,瞬間人見人恨的紅單又滿天飛舞,悽悽慘慘戚戚。

  其實這條路算是寬敞,車流量又不高,於是,經常有許多機車會「紅燈右轉」或「綠燈直接左轉」。

  坦白說,個人騎車已經十多年,對於這兩條規定,一直覺得不合實際交通狀況,除了擾民外,並不能減少意外的發生,改善行車安全。

  並不是因為自己長期騎車,有被抓被罰,才反對這些加諸於機車騎士的規定。事實上,因為年紀越大越小心謹慎,已經許久未曾接過一張罰單,而近年來開車與步行的比例也都大大增加。但無論身為車輛駕駛或行人,從來就沒有感覺到機車騎士進行這兩項行為會引發的危險性,或者,給自己帶來多大的不便。

  沒有騎車經驗的朋友可能沒注意過,當機車族在準備進行「紅燈右轉」或「綠燈直接左轉」的時候,通常車速都已降至最低,甚至是零。總是會在路口小心翼翼地觀望後,確認安全才轉彎。而根據交通部的交通意外事故統計,這兩項違規所引發的交通事故肇事率以及傷亡率,也一直敬陪末座,堪稱墊底。

  然而,你可知道,對交通安全最沒有影響的兩項行為,卻是警方執行取締最主要的兩個重點?
  既然如此,這不是兩條擾民的惡法嗎?

  也許是一時心血來潮或吃了熊心豹子膽,今天我一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慣性,買好東西後,便趨前跟那位員警攀談。

  「聽說紅燈右轉跟機車未依規定兩段式左轉是肇事率最低、傷亡最輕微的違規,是不是啊?」
  「你們站在這陰暗轉角取締,不能阻止違規,更不能預防交通事故發生,不是對交通安全一點幫助也沒有嗎?」
  雖然我的表情和善帶笑,但我相信,這兩個問題都十分具有殺傷力。

  不料,這位波麗士大人倒也修養挺好,而他的坦率更令我訝異。
  先是驚詫而尷尬地一笑,接著便坦然而瀟灑的說:「規定就是規定啊!我們也只是依規定辦事。工作嘛!規定對不對,能不能改善交通,說實話我們也沒想那麼多,如果站在路口顯眼處,哪裡抓得到違規?要做績效啊!不做績效的話,經常站在大太陽底下曬上大半天幹嘛?」

  嗯,只是一份工作,要做績效。
  這就是事實。
  他不是你我交通安全的照護者,不是人民褓母,也不管法規合不合宜,自己作法妥不妥當。重要的只是,沒有績效可能會影響升遷跟薪俸,甚至遭受懲處。

  我一直認為,法律,從來就落於人類現實狀況的需求及社會環境與文化的進化之後。
  民主實行了幾十年,才有人民直接參與政治的公投法施行;婦女受虐了無數歲月,才有家暴法的保障催生;菸毒殘害我們的身體,早已無所不在,幾經反菸團體辛苦奮鬥,才在今年終於有了「菸害防制法」的上路;稚齡孩子,身上已然壓上重得喘不過氣的父母之債,眼見今生難以翻身,如今前途方略現光明……

  不管「規定就是規定」是多僵化的觀念或多偷懶不知自我思考的態度,法律,除了立委豬公的自肥條文總是來得很突然很積極外,其它關於人民權益的法案雖然也不斷在修法立法,但總是慢、很慢、非常慢!完全的不合時宜,追不上時勢變遷。

  我想,「禁止機車紅燈右轉」與「機車需兩段式左轉」的規定,也許終有一日會得到廢除,但,在那之前,機車騎士還是小心謹慎多忍忍吧!免得成了警察拼績效、政府搶錢的無辜瘦皮羊。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olivia
  • 聽過「規定就是用來打破的!」吧?
    看了你和波麗士大人的對話,
    我才明白這話果真是其來有自啊!

    同志仍須努力,光明就在不遠處。(?)
  • 說這句話的好像不是成就豐功偉業的一代偉人就是叛逆奧少年耶!

    可惜,從小就是乖乖牌的我,既做不成離經叛道的叛逆少年;而生無大志,自然也創不出一番曠古溯今的偉大境界。

    雖然,不墨守成規才能開創新局、成長進化,不過,其實我想大致上已然成形的規定多其來有自,不會全是該打破的陋習舊規。

    重點還是在於「規定是死的,人卻是活的」,任何既有的規定都可能有好或不好、適合或不適合當前世界的地方,只要人們能夠懂得用心用腦,不一昧盲從守舊,那麼好的規定方能繼續流傳,安邦定國,而不合時宜或不對的規定則自然會逐一淘汰。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5/22 06:25 回覆

  • birdy0914
  • 有沒有可能這兩項的肇事率低,就是因為有這兩個規定的關係?

    不知道國外有沒有相關的規定或統計。

    不過我自己開車騎車都很多年,很多機車騎士直接左轉時倒真的是伴隨著後面汽車的急煞聲...
  • 因為有規定,所以肇事率低?
    那麼請問闖紅燈罰不罰?罰得重不重?
    還有酒駕、超速又罰不罰?罰得重不重?
    所謂肇事率低,就是指在所有依「規定」不准做的行為中,肇事率最低,而不是說在沒有被規定的行為中啊!

    嗯....
    雖然我好像比你多長幾年,但我也不能否定你的經驗,只是,我自己注意這項議題非常久了,卻很少見到你說的這種狀況。

    你現在開始關注這項議題了,要不要從今以後每每經過紅綠燈時都特別留心一下,也許你會發現,事實並不如你「印象」中的狀況。

    補充說明:
    其實,國外早就有允許紅燈右轉的規定實施了;而就在台灣,也有。不過都是地方性選擇合適的路口實施。台灣目前也已進一步研議依交通狀況挑選更多路口施行。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6/09 16:23 回覆

  • birdy0914
  • 所謂肇事率低,就是指在所有依「規定」不准做的行為中,肇事率最低,而不是說在沒有被規定的行為中啊!

    上面這句話因為沒有在你的文章中出現,所以是我的猜測錯誤了XD

    紅燈右轉我目前是沒有什麼疑慮啦。

    但機車直接左轉這個措施,我個人認為如果在交通事故時,法院真的能依據「路權」來做處理依據,而非「大車撞小車」一定要負擔「應注意而未注意的道義責任」時,我才會比較支持放寬。

    因為路上騎身分證的阿伯阿桑們好恐怖...

    唉!路權啊...雖然前兩年說要落實,卻...
  • 嗯....你提到了一項除了安全之外,我所沒有想過的方向。

    可是,路權的問題跟機車能不能左轉也不是絕對關係啊!

    我的意思是,即使機車不能左轉,其他任何狀況下發生的交通意外,仍然是會先取決於大車小車,不是嗎?

    這麼說來,是不是要規定機車都不准上路?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6/09 23:47 回覆

  • birdy0914
  • 不知道回應能寫多少字,我嘗試一下好了。

    應該這樣說,在很講究路權的國家,道路的每一個部分,都有他的優先使用順序。比如說,當行人號誌綠燈時,走在斑馬線上的人就有絕對優先權。但如果是紅燈或不在斑馬線上,那麼就算被車撞死,車子也不會有罪狀。

    所以針對左轉的話。我們的理想狀況是「道路上有所謂的左轉專用車道,要左轉的車子或機車,都必須在接近路口前先進入左轉車道後等待左轉。」
    可是在台灣還不少人明明在外側車道硬要在路口切左轉,或在內側車道,過了紅綠燈才忽然切到外側右轉。

    基本上,在國外如果不在左轉車道上做左轉的動作,就算是被直行車撞,也應該是因為沒有路權而錯比較大。(我們只有很籠統的「轉彎車禮讓直行車」這類口號)

    但在台灣的執法狀況大多是:「大車撞小車大車錯、後車撞前車後車錯。」 雖然那種亂切的車是汽車和機車都有,但以出事後的判決論,汽車是吃了大虧。

    所以我個人其實不覺得直接左轉很重要,倒是我們台灣在判決時「應注意而未注意」的無限上綱和「騎機車的都受傷重,開車的至少要負道義責任。」比較討人厭。

    打了落落長,希望不會造成困擾啊。

  • 你的說明很詳細,很好。
    但是,問題是我在上一則回應時就已經講了。台灣的交通事故判決,就是對路權的概念不夠,無論在什麼狀況下,都一樣是認為大車至少有道義責任。

    也就是說,跟我這裡要討論的議題無關。它不是因為機車直接左轉才造成的問題;是即使機車闖紅燈也存在的問題。是大車的原罪,與任何機車的行進方式不相干。

    而且,其實就我的觀察,這種不遵守路權規則,任意切換、佔用車道的情形,大車小車都不相上下。但真要我說何者危險(凶猛),我會投大車一票。

    你沒有常常忍不住要破口大罵計程車或公車的經驗嗎?我有!非常多!這些職業駕駛橫衝直撞任意切換車道的情形,其兇狠與容易造成的意外事故,遠遠大於機車族無數倍。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6/10 14:46 回覆

  • birdy0914
  • 話說,所以台灣之所以有天下知名的「兩段式左轉」,也許是當初設計的人,對我們的用路觀念投下的不信任票吧。XD 我亂講的
  • 繼續上面回應的思考方向,所以我也不認為這規定是這麼來的。

    因為對路權的不尊重,大車尤勝於小車。

    我個人的看法是,這是一種「想當然爾」的思考下產生的規定。認為這樣一定會比較安全。

    當然,我同意兩段式左轉會比直接左轉安全,這是沒錯的。

    可是,這麼說好了,如果規定人只要出門就一定要戴安全帽,無論走路、騎車、開車都要。這樣也一定會讓人的生命更安全有保障吧?

    我要表達的是「出門就要戴安全帽」是可以更安全沒錯,但,需要這樣嗎?「兩段式左轉」在我看來也就是這個意思。

    我想,交通法規的訂立,應該更客觀、更有根據。

    例如將歷年來發生的交通事故做精確的統計,將肇事率高的行為嚴格限制禁止,肇事率越高的行為,罰則越重;還有,肇事傷亡程度越重者,罰則也越重。同時,以肇事率高及傷亡程度嚴重者作為取締的重點。

    反之,肇事率與傷亡極低的行為,那就真的叫做無可防範的意外,就像規規矩矩走在人行道上被酒駕混蛋從後追撞一樣,不該列為懲罰對象。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6/10 15:01 回覆

  • birdy0914
  • 嗯我同意你的說法^^

    不過我想目前我們能做的,
    大概就是能跟多少人說就跟多少人說,
    然後自己做個尊重路權的人吧...

    說個題外話,
    前兩年有宣導「不要在路口十公尺內招呼計程車」,以避免計程車臨路口亂切影響車流。
    不過不知道該不該歸罪於宣導不力,
    即便是那時,還是一堆人站在路口斑馬線旁就把計程車給攔下來了。
    這些人我相信一定也有開口罵過計程車亂切,
    但當他們可以防止這類事情因為自己發生時,還是選擇了方便為主。

    很多時候我們可以去討厭很多人,都是因為以為自己跟他們不一樣。

    至於公車,
    之前有問過一個公車司機為啥要這樣切來切去。
    他說因為慢車道上機車實在太多,公車的死角又太大,
    所以一直待在慢車道上,要靠邊時反而可能一偏向就A到緊鄰的摩托車。
    這是他的說法啦,但畢竟是實際問過的答案,提供做參考囉^^

  • 嗯,你這次說的我都同意。
    我們就在自己開車、騎車、用路時多加小心留意,不要造成他人的危險與困擾吧。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6/10 15:48 回覆

  • hetu
  • 但機車直接左轉這個措施,我個人認為如果在交通事故時,法院真的能依據「路權」來做處理依據,而非「大車撞小車」一定要負擔「應注意而未注意的道義責任」時,我才會比較支持放寬。

    現在比較年輕的法官比較能接受依當時交通情況來判斷,並非「死者為大」啦。

    基本上這一點我也很反對,尤其自己開始開車,而技術又不是很好。就是有些人喜歡從沒斑馬線的地方穿越,如果這樣還是駕駛人的錯(從駕駛座看出去暗暗的,有些車子貼了防曬膜更暗),那要交通規則做啥?這樣要大家浪費精力專注開車作啥?大家都亂開亂走不是很好?

    所以我都裝沒看到,盡量撞下去XD
  • 撞過幾個?有沒有一隻棒球隊?XD

    會思考的魚 於 2010/04/26 21:23 回覆

  • hetu
  • 可能有喔

    (最好是= =)
  • Wen-te Chen
  • 你講的很對,可以轉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