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淑麗!」稍稍上揚的音調,妳說。
  「ㄏㄚˊ?什麼?」無意識的轉頭搜尋還弄不清目標是什麼的前方,妳補上一句「那個穿著粉紅色上衣的女人,陳淑麗」。
  望向漸行漸遠的身影,「喔!」這才真正瞭解自己回頭的意義與目標。

  總是這樣,是名人也罷,是美女也好,無論身材曲線多麼火辣,穿著多麼清涼養眼,從我面前經過都像是滿天星斗中的一枚,無法獨自散發耀眼光芒從人群中脫穎而出。

  妳嗜吃冰品,三不五時就要帶妳解解饞。
  在慣常享受的剉冰攤前,從琳瑯滿目的配料中,這次我們刻意挑選了往昔不會揀選的品項。白的、黃的、透明的、大的、小的、圓的、方的,都換來同樣的評語:「不甜,不好吃」。

  紅豆、芋頭、芋圓,嚐過無數次,它們總是被燉煮得香甜透爛,再加上杏仁豆腐的獨有香味、熟花生的鬆軟,這樣的組合淋上濃濃黑糖甜漿,一直是我們百吃不厭,從口中甜進心坎的幸福滋味。

  「你很笨ㄟ!被你氣死了。」妳總是帶著不可思議又受不了的語氣說,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為什麼會屢屢放過那些好看的「風景」,甚至連妳充當我的美女搜尋雷達,緊急報訊後都還反應遲鈍,然後又為我的笨拙呵呵笑個不停。

  其實這道理不是很簡單嗎?
  就像吃冰一樣,既然有了最喜歡的口味,又何必東挑西揀弄出一盤食之無味的配料?

  掌中握著的是妳柔軟的小手,耳畔聽的是妳銀玲般的笑聲,眼中看見的,則是我最喜歡的妳笑得甜甜;想想,身邊已經擁有繁花中最迷人的一朵,我又怎麼需要再瞧得見什麼火辣清涼?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