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一次身心的疲勞轟炸後,腦子裡有些東西動搖了。

好的是,對於讀詩、寫詩有了一些不同的想法,算是意外的收穫。

我很喜歡陳育虹的《魅》,然而,這本詩集在形式上其實正是我覺得很不像詩的詩。
有時候,人真的有些過於僵化、拘泥的盲點,對於詩文不分的這個問題,始終是我所在意的。
然則,不認為它該叫做詩,卻無減我對它的欣賞與喜好,我只是不覺得它是「詩」這個字,這種文體而已。

過去一直認為真理越辯越明,能與他人做理性的溝通討論,無論是相同或是對立的見解,都是好的。
所以歡迎踢館。

然而這可能只是一種過於理想的天真。
雙方若能秉持理性的做思想、見解上的對等討論,即使是激烈的辯論,那也很好。
但若不能維持禮貌、互相尊重,流於情緒性的叫囂、謾罵、詆毀,非強迫對方接受自己的觀點、非消滅異見不能罷休,那就不可能達成思想交流、學識討論的目的了。
如此非但無法達成共識,只會陷入一種毫無意義的攻訐無間。

或許如同草莓圖騰及大多部落客倡言的「不喜歡請轉台」才是較正確的網路生態原則?

但,一言堂式的只歡迎同調者光臨,實在不是我所喜歡的啊!
這就是現實的殘酷與矛盾嗎?

過去我一向看不起匿名不敢洩漏自家所在的留言者,至今依然。
恣意放肆後,卻不敢承擔可能的後果。那是一種不負責又懦弱的態度。

然而我可以理解這種懦弱。
看著正反雙方激烈的攻防,誰敢留下足跡讓對方尋來?
不堪其擾的折磨叫版主自己去承受就好,藏跡還可以罵得更暢快卑劣不負責,何樂而不為?

面對這樣的留言者,不禁覺得自己蠢,何必隨之起舞。
可是,對方的挑釁、無禮又無理的議論,若不回應,會不會反而變得像是默認或自覺理虧?而被曲解之處又如何澄清?

這種處處兩難的衝突,究竟要有怎樣的大智慧才能圓滿應對?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olivia2009
  • 割捨也需要大智慧,如此兩邊搖擺,難怪要失衡了。

    很贊成「不喜歡不要看」這樣淺顯的主張。
    人生苦短,幹嘛沒事自找罪受?
  • 沒辦法,我是老頑固、大笨蛋。XD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6/29 22:58 回覆

  • cuje
  • 其實現在有很多小說也寫得像散文一樣;很多散文也寫的跟詩一樣。
    太繁複的定義只會侷限閱讀的感受。

    若不預設立場,我相信你的收穫必定會更多。
  • 其實不論散文式(或口語化)的新詩對我而言叫不叫做詩,我喜歡還是喜歡,想讀還是會讀,感動也依然感動。

    反之,即使形式完全符合我的定義,不喜歡的還是不喜歡。

    說來純粹就是一種對「名詞」上的頑固定義而已。讀不讀、喜不喜歡並不受自己在文體上定義的影響。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6/30 06:11 回覆

  • jamieelovecoco
  • 散文詩

    有一種詩體稱為「散文詩」,格主可以估狗一下,相信會有些收穫。
    詩的類別很多,如果可以用不同的角度,我相信就不需要拘泥於是否叫做「詩」了。
    很多事亦然。
  • 謝謝!散文詩我知道。
    其實在新詩的種類中,我反而比較喜歡的就是散文詩。

    只是,我有一種鑽研的性格,無關於喜不喜歡,覺得好不好。就是認為這是很奇怪的事,為什麼那麼像散文(有時也不必用「像」,根本一模一樣)的東西,它要叫做詩。就好像狼犬或哈士奇再怎麼像狼,牠們依然只能叫狗,而不會稱狼。

    不過,寫得好的散文詩,我也挺認同它是詩的。
    因為,雖然在詩的形式上較缺乏,但,它會具備了讀起來聲調的韻律感以及優美的詩意。

    或許這麼說吧。
    在新詩的學派中,我大概比較傾向於「格律派」或「新月派」;而現在一般人較常作的則多流於「自由派」或「象徵派」,無高下之分,僅是派別不同、注重的方向不同罷了。

    會思考的魚 於 2009/07/05 07: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