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小餐桌的兩端,一對年約四、五十的男女,男人一手拿著折疊起來的報紙觀看,一邊時停時動的將桌上飯菜送進口中,女人則默默低頭吃著身前那份餐點。

  類似的情景也發生在一些年輕的小情侶身上,不過大抵會多出一些火藥味。不顧形象大聲爭執的算是少數,多是低聲冷言冷語或噘嘴皺眉惡狠狠地互相瞪視。

  我總覺得奇怪又感嘆。
  既然相處得如此不快樂,如此冷漠,又何必在一起。

  「我想吃好吃的泡麵。」電話那頭妳如是說。
  ㄏㄚˊ?泡麵!今天是七夕耶!
  「那好,我做很難煮的泡麵給妳吃。」雖然一邊覺得不可思議,還是一邊笑得不能遏制的答應妳。
  「啊?不要!不要!你不要來,我自己煮。」對食物一向挑剔的敏感味蕾,驅使著一身好廚藝的主人趕緊提出異議,彷彿怕即將到來的是一場味覺的劫難。
  「不管!誰叫妳說了,我就一定要做到。」大笑中掛上電話,匆匆換上衣物便出門為「一餐好吃的泡麵」張羅採買。

  燒滾了熱水,捨去妳預先準備的小白菜,將風災過後漲上數成的高麗菜與豆芽菜洗剝好,先後放入沸水中悶煮。即便是泡麵,我也要妳吃得營養又豐富。煮得軟爛的高麗菜,肯定會讓湯頭鮮甜上許多。幾分鐘後打開鍋蓋,湯汁已然飄出一股香甜,隨即倒入妳喜愛的泡麵口味調味包輕輕拌勻,再放上三塊脆脆的麵體,最後打上兩顆蛋。在熱烘烘的爐灶旁滴下晶瑩汗珠時,噴香的好吃泡麵也就起鍋上桌了。

  即使平時總笑妳是小鳥胃,但對於麵食妳一向吃得特別快。三兩口便將自己端著的配給輕鬆解決,邊說聲好吃邊嘲笑我碗裡彷彿越吃越多、高高尖起的麵條。

  然後,妳像個孩子似的,興高采烈又迫不及待。
  「你很壞耶!怎麼吃那麼慢!害人家都不能吃蛋糕。」手腳伶俐地迅速將冰箱中剛剛發現的新客人(妳喜愛的咖啡蛋糕與榛果咖啡)請了出來,嘟嘟嚷嚷著。話雖如此,還是在最短時間內開始進行消滅它們的作戰行動。

  當妳將濃郁棉軟的咖啡蛋糕餵入我嘴裡,我再啜飲一口香醇榛果咖啡後,赫然發現自己笨拙的做錯了事。雖然都是妳喜愛的口味,但當咖啡碰上咖啡,則不免各自遜色三分。

  不過,就算是搭配不圓滿的甜點飲料、簡單樸實過頭不合節慶的泡麵,肩併著肩,一邊笑著享用,一邊陪妳看日劇「BOSS」,我們的輕言笑語依偎擁抱始終不斷,甜度密度依然不辱這浪漫多情的七夕時分。

  陪伴牛郎織女度過了三回鵲橋,不論餐廳、小攤、家中,不論桌上餐點為何,我們毫無例外地均佐著歡快的笑語當調味,吞下撐滿肚腹的甜蜜,幸福到嘆息連連。

  憶起那些餐桌上相對無言的夫妻、情侶,我不禁想,伴侶間理所當然會經過初識的曖昧羞怯、熱戀的蜜月激情、熟稔的輕鬆自在、有了家庭兒女的緊密連結,但,無論到了哪一個階段,歷經多久,還是有不能改變、不該消失的感覺。

  我喜歡妳時不時竄出、不曾改變的嬌羞;喜歡妳不曾減損一分的甜;也喜歡好多好多不曾改變的妳的一切。

  隨著相處時日漸增,戀人之間會添加更多的元素,諸如輕鬆、自在、隨性、安穩等,但無論是情侶還是夫妻,我喜歡我們一直不曾改變的甜蜜情濃。

  平穩的關係不等於平淡、冷漠。
  我要一直與妳繼續不斷歡笑,不斷談戀愛,高甜度的。

  七夕情人節快樂。:)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