覺得一些時刻特別發現心裡的聲音。而那些時候並沒有大雨下不停,地震搖不止,雷聲轟隆隆,或流星刷過眼前。都沒有。

  天空灰撲撲,紅燈偶爾故障,近在咫尺卻永遠找不到左轉的線道,前方,拎著玉蘭花的身影依舊對著空茫的未來打躬作揖。別過眼睛,一切只是尋常,我對自己說。

  叮鈴,也許有個提示樂音,但往往被我忽略了,只覺得,是了,那時刻到了,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漫掩而至。例如你終於放鬆睡去,吐納間伴著微微的鼾聲,偶爾不自覺的抽慉,讓執意放在我大腿上的手震了一下。例如,闃黑的夜晚,將你不時興起買來的小禮物整隊,想像你斟酌我是否喜歡的猶豫神情;而後笑了起來。

  例如,走在任何一條有孩童笑聲或沒有、有充沛日光或沒有、有青草香芬或沒有,有微風清揚或沒有,有鳥鳴婉轉或沒有的路上,你會突然欺身而來:「我愛妳,怎麼辦?我好愛妳。」而後嘆息著將圈著腰際的手臂緩緩收緊。

  於是,我願意多繞一點路,希望你和不知名的夢能纏綿得更久一些;於是,當睡意被思念驅離時,我便會在脈搏點上你愛的香水,想像你正隨著奔騰的血液在我身上竄流;於是,我會轉過身子,直視你,而後微笑的咬著下唇,說些傻話或做些蠢事,讓流蕩的停靠,讓悽惶的安寧,讓我是你你是我。知道了,再荒涼敗壞的世界也有願意陪你素直以對的人。

  心裡的聲音,或被害羞折疊,或被習慣剽竊,或在爭執中消磨,然而那些時刻,尋常的時刻,一句話,一抹香,一段路,它便閃亮如新,在沈靜中震耳欲聾,而你,聽見了嗎?我愛你。


[後記]

  喜歡跟你約會總是歡樂美好,即便你呵欠連連。

  討厭蚊子飛來飛去卻電不到,根本就是你故意派來擾人清夢的嘛!

  今天在車裡輕易地誇口,沒有什麼失去會影響我的生活,那時你瞪我一眼,說如果失去我不知該如何讓日子繼續下去,當時我雖一如往常的打哈哈,但心裡卻柔柔的疼了起來,覺得自己老在嘴上逞強,卻無時無刻不被你暖暖的愛打敗......輸了,可我輸得甘願,一點火氣都沒,呵,誰教我就是心胸寬大呢!

  所以寫上這篇拉拉雜雜的東西賠罪。北鼻,我那時的話不對,你知道的,我不能沒有你,真的。瞧,今晚飛到東又飛到西的蚊子欺負你不在,拼命跟我捉迷藏,害我都睡不著,皺紋都不知多了幾條哪!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