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張廢除死刑的言論中,總會聽到類似這樣的聲音。
  盧映潔:「......只有生活在這個社會的人,才會了解這個政府做事的方法;只有在這裹讀法律的人,才會知道法律不但阻止不了犯罪,也阻止不了台灣人的暴戾習氣。」(←連結)

  不要以為她指的是法律阻止不了窮兇惡極的殺人犯殺人,觀其諸多言論,她的意思是--你我將近八、九成贊成死刑的台灣人都充滿「暴戾習氣」,只有她等倡言廢死之人,才滿心慈悲祥和。

  「大多數的台灣人都不懂愛、不懂寬恕......」、「他們的心靈只有仇恨、暴戾,生活狀態可以想見有多麼糟......」、......,諸如此類的言論不斷從廢死者的口中、筆下流出。

  是喔?所以台灣八、九成的支持死刑的百姓都不懂愛?不懂慈悲、寬恕?我們的心靈、生活都比你等少數人要來得暴戾、空虛、......?

  你每年捐幾次血、捐多少款、做多少善事?為社會國家、弱勢團體、被害者家屬做多少事?
  無論是你周遭的親朋還是你不認識的陌生人,我們反對廢死的群眾對這社會國家付出的愛心、善行義事、捐款等,會少於你等提倡廢死之人?

  這些人是何其的傲慢狂妄!
  看著聽著此番無禮自大的言論,我想問一句:你們真的懂什麼是愛、是寬恕嗎? 
  懂愛懂寬恕的人會如此大放厥詞來否定他人的生活、人格,只以為自己最高尚?

  不要打著寬恕的口號來抬高自己的身價人品。

  敢問極力主張該寬恕殘酷殺人犯的你們:
  你完全原諒了那些劈腿甩了你的情人了嗎?
  你徹底放下對背叛你的親友的怨懟憤怒了嗎?
  對於上司長輩的頤指氣使、下屬晚輩的乖張違逆,你都能平心而視不起怒意?
  還有,欺詐了你錢財的不良攤商,你是否毫不在意?
  甚至只是在言語意見上與你有過相岐、不快的人,你都已不再記恨、仇視?

  上述這些生活中的平凡小事,如果你尚不能全部放下,徹底寬恕、原諒,那麼憑什麼要求至親被殘酷虐殺的受害者家屬應該要寬恕?

  事不關己時大家都彷彿是聖人,擁有大慈悲心,力主寬恕,倡言該讓犯罪人有機會改過自新。
  然則,這些倡言寬恕的人們,當遇上自己伴侶劈腿、被朋友背叛、被欺詐了錢財等,又有哪個不憤恨不平,能夠放得下?

  既然一些日常生活上的平凡小事都無法不動怒,可能一輩子都不原諒劈腿、背叛的伴侶、親朋,那麼,倡言對兇殘的虐殺行為寬恕豈不是太過矯情?

  再看李X同教授高談會寬恕殺害自己的犯人,甚至自信其家屬與學生也都會一起寬恕犯人,但檢視其只因課堂上學生飲食不尊重老師這種事便勃然大怒的脾性,叫人如何能相信其具有寬恕的胸襟?

  稍舉一例就可知道當事情到了自己身上,多數人什麼寬大的胸懷都瞬間消失殆盡,廢死、寬恕都是在慷他人之慨,要求別人容易,自己卻未必做得到。

  如果今天廢死聯盟的成員裡有六、七成以上都是被害者家屬,那麼我絕對不敢再多出一言來力阻廢死,因為,他們才是最有權力決定死刑存廢的當事者。而果真自己的至親至愛遭遇殘酷殺害(不是意外或過失致死)而仍能力挺原諒兇狠死刑犯,那才是值得敬佩、菩薩一般的大慈悲心腸。

  否則,安居樂業、親友無恙卻倡言廢死,就如藝人白冰冰說的:「你們根本踩著被害人的血跡前進,然後用被害人的屍體,建構一個舞台,就只能說很敬佩你們,想法太另類,你們比較…太高尚了,我追不上。」(←連結)說穿了都只是自以為能寬恕、有大愛,不是刻意沽名釣譽,就是自我感覺良好罷了。

  廢死聯盟每為死刑犯多出一分力、多說一句話,實則就是多在被害者家屬的傷口上踐踏、灑鹽一次。殺人犯虐殺的是死者,廢死團體則不斷凌虐、殘害其家屬!

  力主廢死與寬恕兇殘惡魔的你,你真的懂愛嗎?
  如果你真的懂愛,怎麼會漠視被害者家屬長年飽受痛苦與折磨,一意力挺殺人犯?難道你的愛只願意愛泯滅人性、良知的罪犯,卻無法施捨給善良無辜的被害者及其家屬?
  如果你真的懂愛,就不會非但不疼惜被害的一方反而還攻擊、指責他們不懂愛、不懂寬恕、只會心存暴戾仇恨。

  不要再用類似「以正義之名,行仇恨之實」這種莫須有的罪名來抹黑、污辱反對廢死的被害者家屬及大眾。

  要求殘虐無人性的惡魔為冷酷犯行負責,對被害者家屬而言,不是報復、以暴制暴,而是一種公道正義的償還與心靈的救贖。對我等非受害者卻支持死刑的人而言,更不存一絲報復心。他們又沒殺害我等,哪來的仇與恨?我們也不是以見血為樂、不殺不快的殘酷殺人犯。我們為的只是不願意再多給被害者家屬一分痛苦折磨,不願再見到這個社會失去正確的價值觀。「種如是因,得如是果。」每個人都該為自己的言行確切的付出代價才是。

  事不關己就不要虛偽的去慷他人之慨,更不該傲慢狂妄的去指責被害者一方不懂寬恕的美德,甚至批評這社會上近八、九成人的心靈與生活狀態不佳,充滿仇恨、不懂愛、不會愛。再說一次,請張大你的眼睛與心靈好好看看想想,實情是這為數眾多的人們有太多人的生活比你等力主廢死者更充實、更祥和、更充滿愛與寬容。

  請認清--寬恕,是只有受害者才有的權力。

  不願寬恕虐殺自己至愛的惡魔,這些被害者家屬其人格、心靈絕不低於你等力主廢死、寬恕殺人犯的人,還有,這社會近九成人也一樣,都不會比你等差。我們的差別在於,我們懂得什麼是真正的寬恕;愛也好,寬恕也好,都要用在對的人對的事之上,而不該濫用。

  如果你真的懂愛,就請把愛給那些善良無辜、陷於痛苦折磨中的被害者家屬,體諒他們就算放不下、無法原諒也是理所當然、人之常情,不要再用你所謂的「愛與寬恕」一次又一次的去與其對立,幫助兇狠惡魔來不斷傷害他們。那不是愛,是幫兇。



[同場加映]

  力主廢死的盧映潔在節目中公開指出,七個被害小女生會被姦殺,該怪她們自己深夜外出、該怪她們的父母沒有管好她們......(←連結)


  倡言廢死者經常還有一個特質,就是認為廢死是其畢生理念,侃侃而談之後卻總叫我傻眼,你所堅定的信念到底是什麼?所為何來?

  例如偶然看到的某篇文章中提到:「歷史的推演、文明的進步,從來就不是比人數的,......,歷史會證明是非對錯,而真正勝利的,會是少數人堅定的信念,而非大多數人激烈盲動的仇恨情緒。」(←連結)說得好像挺有那麼一回事,但其實什麼論點都沒有。除了硬要說廢死才是正確的之外,廢死的正確性在哪卻一項也沒說(或是根本說不出來?),依然跟大多數廢死言論一樣,沒有具體而正確不可推翻的論述,只有抹黑批評反廢死是「盲動與仇恨」。似乎只要在人數比例上有壓倒性的差異時,這些少數就只有打出這一招,讓多數變成一種原罪,多數就叫做盲目、盲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會思考的魚 的頭像
會思考的魚

【一隻會思考的魚】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hetu
  • "力主廢死的盧映潔在節目中公開指出,七個被害小女生會被姦殺,該怪她們自己深夜外出、該怪她們的父母沒有管好她們"

    天啊,真難相信這是教育者的話。

    固然父母有責任監督子女的不良行為,但這話跟強暴犯說『誰叫那些女學生穿短裙誘惑他』有啥不一樣?
  • 是啊!真是匪夷所思!

    而幾乎每個人聽到後都是這個想法:
    被強暴的女生該怪自己長得太美、穿著太辣,而不該怪強暴犯色慾薰心?

    有夠荒謬!

    會思考的魚 於 2010/05/12 17:50 回覆

  • olivia
  • 事件發展至今變成盧映潔準備對嗆聲(且不道歉)的三十多名網友提告......

    令人不禁思索,當她自認聲譽受損時都有如此強烈反應,如果她成為被害者家屬,是否還會堅守她所謂的「愛及寬容」?

    如果她都做不到寬容,又有何資格規勸被害者家屬放下?

    在廢死議題上談原諒實在太沈重,待盧小姐懂得包容多元意見後再倡導「人道精神」或許會較被人認同吧!
  • 這正是我一再說的,事不關己時都是聖人,寬恕說得比誰都大聲,等到事情一臨身,連芝麻蒜皮般的小事也憤恨難平,更別說什麼寬恕、大愛了。

    慷他人之慨遠比從自己荷包掏錢來得容易一萬倍。

    一個個倡言廢死的人,當自己連小小包容都做不到時卻大言不慚的說寬恕,真的只會讓人覺得噁心、虛偽,難以相信與認同啊!

    會思考的魚 於 2010/05/16 16: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