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愈發體會到:越是正確的道理越要說得千百倍柔軟謙遜,理直氣壯進不了他人的心,貶人抬己的自高於眾更是唯有叫人厭惡反感。何況,誰能確信自己的道理是百分之百?不是斷章取義、以偏蓋全?不是放錯時空對錯人?無論多麼正確的道理,都不會是全時適用的。"絕對"本身就是一種傲慢。

  這道理是近日看了許多廢死言論而越發感受到的,那些人幾乎都以一種自高於眾的姿態發聲,傲慢的貶抑近8、9成台灣絕大多數人民為野蠻、嗜血、無智、無理等不堪的低下負面形象,彷彿只有他們才是道德高尚、思路清晰、胸懷大愛的聖人。

  姑且不論許多廢死理論有沒有道理,光是那種狂妄傲慢自高於眾的態度就令人難以苟同。

  就像這個,某一篇貶人抬己的廢死言論。作者等廢死論者是人,而眾多反廢死的民眾則是奴才。說出此論者,焉能讓人相信你擁有高尚慈悲過人的寬容之心?

  真的要奉勸主張廢死者,若要他人能認同廢死,第一步就是要懂得尊重他人,不再貶抑贊成死刑的大眾為野蠻、暴戾、嗜血等,而要瞭解兩種主張是同一高度,兩方人民更是平等的,沒有誰更高尚。

  然後同樣的,這個部落格也是,讓人看了十分不舒服。看見某些台灣人的問題就放在顯微鏡上批判,而且泛指所有國人,非常嚴重的以偏蓋全,藐視全台。標準的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然後只想當外國人,看外國月亮,以為自己已經成了外國人。

  我們可以「見賢思齊,見不賢而內自省」,但,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不要在魚身上挑魚刺卻忘了更多來自魚肉的鮮美,只偏頗的故意看見少數缺點來放大而一意無視大多數的美好。

  今日台灣人無論在哪一個領域上都不斷地在國際上發光發熱揚眉吐氣,何以要一昧偏頗地蔑視這塊土地這群人?罵得越凶才能自絕於此,忘了自己也是台灣人?在我看來,倒是像為身為台灣人而極度自卑,故而以謾罵來隔離、自抬,以為如此便能與眾不同,高於同胞。

  『那人宣稱「文化涵養是生活的一部份」,卻不時呈現一副口出惡言、眼高於頂的姿態,我不禁想,所謂文化涵養何時等同於跋扈自傲?實在令人難以苟同,若真得像他那般才上得了檯面,那我寧可繼續當個溫良恭儉讓的無知小民,也不願成為目空一切的品味新貴。』某人看了其文章後如是說。

  很可惜他過去大多數的文章因故都刪去了,否則,觀者將更加見識到他有多麼自傲,幾乎每一篇文章都將台灣人民貶抑得無比誇張嚴重,在他眼中「本國」、「本島」之人大概連給他提鞋當奴才都沒資格。

  對於那些喝了幾年洋墨水或嫁個洋老公,住到異鄉就忘了自己流的血液多麼可愛,一意貶己國家同胞去力抬他國的人,為其言行憤怒之餘卻也不免感到深深的悲憫。自己都輕踐自己、無法認同自己的人,你的心靈、軀殼裡還能剩下什麼好東西?

  批判不是不可以,合理的批判是自省進步的動力,但請就事論事,務求客觀公正。千萬別流於斷章取義、以偏蓋全。

  近日看到這樣一則新聞「徒步55天 日青年滿載台灣溫情」,連一個二十出頭的日本青年都能看見台灣之美,相對於此,自以為學識高、成就高、視界高的那些少說已達而立、不惑之年的媚外之人,能不汗顏乎?

  你們生於台灣、長於台灣,嚐進多少台灣的豐美溫厚卻不知不覺,只懂偏頗的放大家園一絲一毫的缺失。而更甚者,你們與這日本青年最大的差異在哪,知道嗎?他看得見台灣之美、熱愛台灣,但是,並不自卑藐視日本,認為自己的國家及人民不如台灣。我可以相信,他熱愛台灣,更愛日本家鄉。

  看見不對不好的就忍不住要出聲,我的血液裡也有著活躍的批判因子,我不會否認台灣及這塊土地上的部分人民也有些不對不好的言行思想,但那不會是大多數,更不會是全部。我經常能看見溫厚純良之美在這兒發光發熱,赴美受獎的賣菜阿嬤陳樹菊只不過是冰山一角,更多善行義舉或生活中小小的美麗隨時都在我們身邊進行著。

  周遭的朋友,越來越多人對於環保日益重視,不辭其煩的隨身備妥環保餐具;知曉畜養牛羊牲畜以供食用對環境有其嚴重傷害,於是,本來無肉不歡的人,漸漸成了素食奉行者。

  即便這些只是小小的、小小的努力或善行,但我看見了,這樣的美雖小卻依然耀眼,而你看見了嗎?

  我們不需要「高度」,無論在愛情裡或是在生活裡,我們需要的是「感度」,能敏銳的去感受感恩伴侶或這世界數之不盡的溫柔美好,才能擁有最恬美的幸福,才能讓世界更美好。



 

創作者介紹

【一隻會思考的魚】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