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走在灑滿陽光的街道上,一切都亮晃晃、晶燦燦,彷彿美好的無限可能就在前方。

  然而,事實上,汗水如蛛網密密罩著妳的髮際耳後手肘胸前腳背,幾乎讓人無法喘息,它的熱情竟是如此沈重。

  於是,妳放眼尋求一絲陰涼,一株大樹,一間土地公廟,甚至一片沈默的屋簷都行,好讓揮之不去的酷熱,從光燦中退場,讓焦慮的神經能稍稍偃息。但不容易啊,這水泥叢林。妳只能啟動想像,在連綿的樓宇背後,有滿眼的油綠,前方山丘上星芒飄搖,夕陽滑落時,還有點點螢光,鑲嵌在孩子發亮的瞳眸中。

  這時妳會歡喜,還是悠悠嘆息?

  呼吸之間,一滴未曾爬出便蒸發的淚,融在迅速暗去的夜色中,不被任何人察覺,除了妳自己。

  還好這只是熱到發暈的想像。




  (沒出門,只是全身冒汗還得上廚房準備早餐,覺得太苦悶了,突然「呼吸之間」就跳出來了,一邊煮粥一邊就讓架構完成了。)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