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飆汗,是運動的一大樂趣。

  今晚有細細的樂音在空中漂浮,豎直耳朵聽去,竟是「雨夜花」,彈奏手風琴的老者指法純熟,沈鬱的音符如泣如訴,讓人不禁隨「無人看見,暝日怨嗟,花謝落土不再回」而黯然,青春凋零最是不堪聞問,何況是無人看見,那風華不全是白費.....

  然而,凡事切忌沈醉太過,爸爸說的我還記得。

  仰首望月,我的步伐不曾稍歇,前方女跑者卻突然停下腳步,定定往右側小徑瞧,意態悠閒的老樂手正坐在那兒,流洩的音符一波波勾著人。

  一個收束不及,我便撞上她了,也不知這人禍到底該算在誰頭上。尚來不及反應,神情愀然的女跑者,便低低說了聲抱歉,我搖搖頭,也跟上一句對不起;為什麼搖頭呢?穿越她之後,我自己也想不明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會思考的魚 的頭像
會思考的魚

【一隻會思考的魚】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