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的邏輯.jpg
  過幾天就是2012大選了,你是否已經有所決定?
  我仍感到困惑。

  原則上,我強烈且堅決的「反對廢死」,甚至,對於犯行犯意殘酷惡劣的罪犯之權益是否該照顧都覺得質疑。我總感到在這個時代,我們已經給予犯罪者過多的機會與寬恕了。較之,我們對於受害者的照顧與關懷反而明顯的不足,根本難以彌補他們所遭受的傷害或損害。

  而「綠黨」,是一個將「廢除死刑」列為重要主張之一,與「廢死聯盟」親密擁抱的政黨。(選舉期間對此主張則低調避談)

  其實,我認為死刑的存廢並沒有絕對的對或錯。無論存與廢的雙方,都有難以完善顧及的缺點、弊病,也都各自有著對於正義、公道、人權等堅持的理想。

  然事在人為,真正令台灣的「廢死」走入窘況,讓高達 8、9 成的民意強烈反對「廢死」的關鍵,我認為實則在於台灣廢死主張團體的言行均出了狀況。

  無論是其「有所言、有所為」或是其「無所言、無所為」--那些窮盡心力、權勢,甚至不惜動之非法手段都要力挺罪證確鑿的死刑犯、都要阻礙死刑執行的言論作為;那些枉顧、忽視受害者,吝於分割心力時間給予關懷付出的無作為,廢死主張者的「做」與「不做」都與絕大多數人心中的公道、正義背道而馳。如此,怎能不令「廢死」舉步難行?

  若以此為鑒,在「反廢死」的堅決理念下,我是不應該將政黨票投給「綠黨」的。

  但,說實在的,相較於鎮日只知互相攻訐嘈雜又弊病不斷的國、民兩黨,致力於環保的「綠黨」倒是較沒有那麼醜陋的面相。

  你說,我該如何選擇?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