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W:  50元買最後尊嚴』

餃子店的老闆常用舊報紙包冷凍水餃,我在煮餃子時,便順便看一下報紙,不浪費時間。

有一天看到一個讀者投書〈生命最後的尊嚴〉,原來一位男士失業,一家四口用100元過一天,這位讀者去他家時,偶然在他的撲滿裡看到一個50元的硬幣,就拿起來搖一下,男主人靦腆地說:「那是生命最後的尊嚴。」

當時,他並沒有聽懂這句話的意思,以為表示家裡還有點儲蓄,後來在電視上看到這位男士帶著孩子燒炭自殺了。
他去他家,看到那個撲滿空了,桌上有張發票:炭,50元。他才瞭解那天「生命最後的尊嚴」是什麼意思。

這真是悲慘,令人不勝唏噓,就像上戰場的勇士留最後一顆子彈給自己一樣,讓自己能有尊嚴地離開這個世界。

翻 過報紙,另一面是財大氣粗的大老闆擁著兩位美女,說他們公司尾牙花7億,頓時覺得這版面很刺眼,急忙跳過去,真是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再翻過去,看到 今年花燈要花1.3億,政府要薄海歡騰、普天同慶。這時只覺得很憤慨了,人民已經在用最後的50元來維持他的尊嚴了,政府卻還拿著人民的血汗錢在做繁華的 假象,像這樣的新聞,實在是看不下去。

政府的錢應該用在為老百姓謀福利上,最基本的福利就是人人有飯吃。飯都沒得吃,點什麼花燈呢?燈應該點在老百姓的心中,不管這個世界多黑暗,只要老百姓心中是亮的,這個國家一定有前途,假如表面上歌舞昇平,老百姓心中泣血,這假象又能維持多久呢?

務實的教育政策才能點亮心燈。

從神經學上,我們知道要改正一個行為,不是說NO就可以使這個行為不發生,還必須找出要的行為,用要的行為去取代不要的行為。今天政府只是宣揚不要自殺是沒有用的,必須替人民找出一條生路,他們才會不自殺。

目前政府有兩件事必須要做,一是整頓治安,許多人被地下錢莊逼得走投無路,或一生積蓄被騙光而選擇自殺,政府應大力掃除詐騙和討債集團,先把前門的狼跟後門的虎去除,然後從務實的教育做起,給人民一技之長。

現在世界的潮流是非技術性的產業外移,移到印度、巴基斯坦、越南等工資低廉的地方,剩下來的是技術性的產業,國家的經費應該投資到提升國民的技能上,以維持國家的競爭力。

但我們的教育沒有趕的上時代的需求,政府常說財政困難,要削減教育經費,關掉偏遠小學,但是卻有錢辦花燈來討好選民,專做煙花一現即逝的「燒錢」事,我們應該把這些錢用到基礎教育上,使國家強起來。

「富在山中有遠親」,當國家富強時,不論叫什麼名字都有人上門來做生意。
莎士比亞不是說:「名字是什麼,玫瑰換成別的名字一樣地香?」

把納稅人的錢用到教育上,提升國家的競爭力,冰島、芬蘭、愛爾蘭都是我們的榜樣,國家強了,人民有飯吃了,燒炭自然就絕跡了。希望在這新的一年,政府能以蒼生為重,用務實的行動,點亮老百姓心中的燈。
(文/洪蘭--陽明大學神經科學研究所教授 )


一篇網路上廣為流傳的文章,我也曾數次收到,然後心生認同與感嘆。
然這一次再度看見,不知為何,心裡叛逆偏激的分子卻突起另類思考,有了部分不一樣的見解。

用50元燒碳自殺可以說是買了生命最後的尊嚴?
大老闆耗鉅資辦尾牙娛樂員工便是財大氣粗朱門酒肉臭?
約在一年前橫刀奪愛的好友即將結婚,這第三者的行止究竟對或不對?(曾為他寫過一篇【Unfair?】)

每每看見富貴權勢極盡奢華豪取的生活方式,看見明星富商花花公子女郎三妻四妾左擁右抱,我們總要冷哼一聲以示清高不恥。
「浪費的錢財能幫助多少衣不蔽體三餐不繼的窮苦人民」「不懂道德禮法三心二意左擁右抱真是厚顏無恥」諸如此類的批評,自詡清高正直的聲音從來不曾少了,但批評鄙視的同時,我們可有反省過自己,倘若身份互換,難道我們不會?而他們這些行為又真的不對?礙到你什麼嗎?

以另一個角度觀之,這些奢豪背禮行為的背後,卻反而是自然的定律,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本義。

許多肉食性動物的母親在孩子一出生便選擇性吞食其中病弱先天不全者,為的是什麼?
為了物種的進化繁盛,動物對弱小的同類往往採取你我不忍正視的殘殺。

獅群中的王者,是唯一的成年公獅,後宮數大的母獅都為牠所專屬。
這是生物演化的自然規則。為了優生為了物種的延續壯大,母獅只跟隨最強壯的唯一獅王繁衍後代;
而獅王除了盡享群雌,得以留下自身血脈,也得孤身擔負起捍衛疆土的責任,並時時抗衡不時虎視眈眈的其它公獅掠奪地位。

古代皇帝後宮三千子孫無數,我們今時以為不可;
但打破物種的疆界平心而論,有能有才有權有勢者,不也就是人類中的獅王?
在其權勢財富能力聰明智慧才氣下,他們的後代有更好的環境更好的照顧可以安心無憂的成長,接受最佳的培育;反之,乞丐就是只育一子一妻,都難以使他們平安飽暖,更遑論育其成材。

再說,
為什麼「男人不壞女人不愛」?
為什麼「女人不壞男人不愛」?
這樣的說法難道不是其來有自,有它某種程度的意義?

一般所謂壞男人壞女人多指用情不專分心薄情花言巧語之輩,但誰可曾想過,何以甘願投入他們懷抱的人前仆後繼?
其實原因也許是簡單的,只因他們能讓追隨者「快樂」。
即使是虛情假意,但甜言蜜語或溫柔行止,都能給予渴愛的男人女人們身心受寵受重視的滿足與快樂。
這種或哄或騙的言行,正是其在物競天擇中得以擊退對手的能力。

相 較之下,自以為專情敦厚善良的好男好女,除了哀怨自憐組織「去死去死團」咒罵情場得意者外,可曾用心反省並學習該如何讓伴侶或欲追求對象時常感動快樂身心 滿足?憨厚質樸善良雖然不是錯,但以此自滿或當成藉口,不懂用心給予對方想要的生活方式或感覺,不懂營造感情間的情趣及快樂,就難怪要在情場的淘汰論中成 為無能的失敗者了。

感情的世界中,人們畢竟還是會向自己渴望的需求靠近,而非接受所謂眾所稱道的「好」。

綜談財富或情感,以達爾文的進化論評析,權勢顯貴並沒有不可盡享其財富奢華的權力,更沒有悲天憫人照顧貧弱的義務。
權貴之所以富強,是出眾獨特的能力或才智而成;
在感情世界巧取豪奪的男女,無論劈腿或權當第三者,也是其自身的本事。
而即使不談天擇,以能力本事換得一切財勢佳人,不能說不算是一種公平。

道德禮法公平正義濟弱扶貧的種種大道理,不過是弱者用以方便向強人要求,用以保護自己的工具罷了。
若以宏觀的自然天擇視之,物種要存續要進化,有能有力有才有智強健富有,擁有任何優越條件者,才是生存的必然。

與其祈求公平正義,嚷著道德禮法,用50元燒碳換莫名其妙的生命尊嚴,不如努力厚植自己的競爭實力,成為進化論天擇下最後的贏家,有能力好好生存下去,才更實在,才叫做真正的生命有尊嚴。



不過,這些無視禮法道德公平正義的偏激進化言論只是奇想隨便說說,只能歸類在「瘋言瘋語」而非「我思我在」。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