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田平介(小林薰)原本與妻子直子(岸本加世子)和女兒藻奈美(廣末涼子)過著平靜又幸福的家庭生活,但是在一次冬季渡假發生的意外,讓原本平靜的家庭發生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女兒藻奈美在冬季渡假時陷入昏迷,母親意外身亡,驚人的事發生了...妻子的靈魂跑進了女兒藻奈美身體,「是女兒也是妻子」,使杉田平介一時之間不之如何是好。

藻 奈美,應該說是直子,到學校上課的時候,平日要好的同學也發現了藻奈美的不同,原本是既短又時髦的水手裙,現在長的幾乎嚇死人,她的說話方式、她的笑容, 有著濃濃的成熟感。學校生活對40歲的直子來說相當新鮮,她嘗試著久違的學校生活,朋友的玩樂嬉鬧、大學聯考、上課放學、學校活動,甚至是交友戀愛…。

一度平介無法接受,女兒和妻子同在一體這樣的事實,但是當他發現他的妻子,似乎正樂在重回17歲這樣的狀況時,他不禁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他已經失去了他的女兒,難道他又要失去他的妻子?按耐不住的平介終於跑到他妻子---如今的藻奈美面前,宣洩他壓抑已久的情感。

第 二度恢復青春期的直子,對平介總有著一層疏離感,兩人受於禮教良心,總不能維持著如以往的夫妻生活,做出違背常理的事情面對平介的痛苦,直子也感到相當無 奈,原本兩人是相愛的夫妻,但如今卻要面對這種,近在咫尺卻又必須保持遠在天邊的心態,這對兩人而言無異都是一種折磨.....

平介而言,到底該看透身體直見靈魂,還是臣服於血肉表象父女的關係?
而對直子來說,一個人真能活出兩樣的生命嗎?

愛一個人,就像愛情這件事本身一樣,性與靈合一才是完整的愛;當然,靈魂與身體也是無法拆解的。

這是一件衝突而弔詭的事。
我們總說最重要的是愛一個人的靈魂,但若愛人的靈魂鑽進任何軀體,你真能繼續愛他?
儘管思想、記憶、行為、說話的方式等等都是熟悉的靈魂,但真實的人生不是電影特效,一張臉孔之上是無法浮現內藏靈魂的樣貌的。

如果你的靈魂進了另一具軀體,無論對你的言行舉止多麼熟稔愛戀,但我想我勢必要去嘗試能否重新愛上眼前這不熟悉的面孔。

某種程度上來說,即使靈魂是你,他仍會給我另一個人的感覺。

而再從另一個角度切入,如果這具軀體是早已熟悉的人呢?
尤其,是自己的兒女!
我想我沒辦法忽視眼前的肉身。
那存在著一道突破不了的心理障礙。
即使認同他是你,也無法就接受他已經不是他。

相較之下,男主角平介的掙扎還是合理容易理解的,但直子呢?
儘管擁有一個年輕的新軀殼,靈魂卻不曾改變,那麼,既愛著丈夫又愛上年輕小伙子委身下嫁是怎麼一回事?
雖可以說理智的選擇要以女兒身體的身份生活下去,但能說想愛就愛嗎?
或者可以說,她的心受不起誘惑,先是有可能變心愛上學長,後又變心愛上拉麵小老闆?
但,說變心又不盡然,她對丈夫的感情也始終都在。

這又讓我想起日劇求婚大作戰裡的吉田禮(長澤雅美)。
同樣的,她怎麼能心裡一直愛著健三卻又愛上老師與其交往?

所以,愛情,不是唯一的?

「秘密」的演繹直接的表現了導演想法,沒有使用開放性的結局讓觀眾揣測未來。
然而這個故事這樣的議題本身,就足以讓人討論玩味不休了。

延伸的相似問題舉例來說:
失去記憶的愛人,你還會愛他嗎?(記憶,幾乎可以等同於靈魂吧!沒了相戀的那個靈魂,還要怎麼愛?)
失去(改變)面貌的戀人,你又會如何面對?(這問題也許一般人較容易回答仍會繼續愛,但,如果戀人毀了容,長年面對一張可怖的面孔,又真的都不會害怕排斥?)

對於「秘密」,我認為導演不是一個很勇敢很能突破的人。
他選擇了不具爭議性的幸福結局來取悅大眾。
於是,讓靈魂屈服於肉身,讓父親終究沒有跟女兒的身體結合,讓世俗的道德禮法蓋過了戲劇創作可以迸發出更璀璨耀眼火花的機會。
也可能,掩蓋了人性本能是否會更具衝擊性的事實。
除了這個失去女兒又失去妻子的可憐中年男子讓人略感遺憾微酸外,倒是符合日劇「一定要幸福哦!」的圓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會思考的魚 的頭像
會思考的魚

【一隻會思考的魚】

會思考的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